当前位置:首 页 >> 精品文摘>> 文摘>> 文章列表

纪念老红军陈昌同志诞辰110周年

作者:陈世英 陈龙狮   发布时间:2017-01-05 16:10:45   浏览次数:34102
陈氏乐园网一群【陈氏乐园网一群】 陈氏乐园网二群【陈氏乐园网QQ二群】 回归庄宗亲专属群 回归庄陈氏宗亲专属群

纪念老红军陈昌同志诞辰110周年

——记父亲陈昌同志把一切献给了中国共产党的一些往事

陈世英  陈龙狮

二0一六年腊月初八

    本文作者陈龙狮之女陈彦宏简介:中国新一代的90后新星,中国最小的红三代。1994年6月出生在四川省乐山市。2012年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专业,在校大学生。2003年参与《名扬花鼓》拍摄,扮演女主演的幼年时光,之后参演三十多部电视剧及电影的拍摄,大部分担任小主角。从2004开始当主持人,先在中国教育电视台任《少儿新闻》现场主持人,而后在中央电视台《影像地带》等4个栏目当主持人。现在主持栏目为《大仓库》,其播放时间:每周日7:00--8:00,播放频道:CCTV少儿或CCTV14。《大仓库》是为5-14岁孩子准备的综合栏目。

    2017年是南昌起义九十周年的日子,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的日子,举国上下必将隆重地缅怀无数为人民军队创建、为中国革命事业无私奉献、牺牲的革命军人。我姐弟也想顺便缅怀一下我们的父亲陈昌同志,因为我们的父亲他是参加了举世闻名南昌起义的革命军人。

    忆当年,南昌起义总指挥贺龙同志身边有一位年仅20岁的上尉侍从副官,他还兼负“贺龙手枪队”队长的重任,是他率领“贺龙手枪队”一班人马日夜保卫着南昌起义指挥部的安全,同时肩负保卫贺龙、朱德、周恩来、叶挺、刘伯承等起义将领的安全重任,并圆满完成了任务。“他”就是我们的父亲陈昌同志。

    陈昌同志于1907年腊月初八,诞生在四川省仪陇县立山场一个破落世家。在大革命时期的1926年父亲就参加了中国革命,时任铁军--叶挺部--补充团三营营部中尉副官。南昌起义失败后,在白色恐怖最严酷的1927年底,父亲在武昌中山大学勇敢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郑重宣誓:“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从此,父亲把他的一切,包括生命都毫无保留地贡献给了中国的革命事业、献给了伟大的中国共产党!

    我姐弟俩多次看过父亲的《陈昌同志自传》、《我的请求和志愿》、父亲与战友的通信和相关《证明材料》;以及后来看望过许多父亲的老战友们,从他们那里听到了叔叔伯伯对父亲的高度评价,深深被父亲的对敌斗争的能力,对党组织、对革命的无限忠诚,对党的事业无怨无悔,对敌人威武不能屈且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的高贵品质所倾倒!

    一、父亲是勇敢的革命军人

    父亲1926年加入铁军的叶挺部队后成为北伐战争的指战员;南昌起义时是带领“贺龙手枪队”保卫起义指挥部和起义将领的军事保卫干将;无论在梅县任赤卫队总队长、红军连长、政委、还是在李济深“反蒋联共人民政府”的“闽南讨进军第七支队”任上校副司令,在每次战斗中都身先士卒、冲锋在前。父亲参加过大、小战斗二十余次,负伤两次。正如他自己所说:“只要有为革命牺牲的决心,抱着同仇敌忾的精神,就不怕死。战斗中不是我打死敌人,就是敌人打死我,这是很自然的道理。因此在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时,被炮弹炸死、被子弹打死、被刺刀戳死是最痛快的死。”我们为父亲是一名英勇的红军指战员感到自豪。

    二、父亲积极为党组织搞兵运活动

    父亲除了参加了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第一枪的南昌起义外,于1929年秋他和老战友汤昭武一起成功地组织、筹划、实施了“石宝寨起义”,创建了川东第一支红军武装后,又在河南确山县动员了白军新二十军邵子举部的安仰哉全营起义;1932年,父亲成功地策动十九路军中下级军官参加上海“一.二八”淞沪抗战。

    三、父亲加入中央特科,宣誓做无名英雄,屡建奇功

    1931年,中央特科主要负责人顾顺章叛党投敌,使我党的情报系统遭到毁灭性破坏。父亲临危受命加入中央军委政治保卫局(即中央特科),并在党旗下宣誓做一名“无名英雄”,这成为父亲革命生涯中,由革命军人转为隐蔽战线上战士的重大转折点。至此,父亲开始了从事党的政治保卫工作至重庆解放之后保卫重庆的20多年的特工生涯。他在王世英、冯雪峰、李克农、徐特立、董必武等中央领导的单线领导下,曾经先后在上海、武汉、河南、福建、安徽、浙江、江西、广东、广西、四川、重庆等省市,以多种身份(国民党军官、政训员、参谋、副官、政治部主任、蒋介石侍从室试用副官、情报官、稽查大队长、青帮成员、国民党区分部书记、报社社长、教师、校长、老板、农场主等等身份)做掩护搜集、整编军政情报上达党中央。他根据上级的意图,独立开创、独立组织、独立承担完成各项任务。为党和军队获取大量有价值的情报,对党和革命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特别值得点赞的有三点:

    (一)1933-1934年,党中央派父亲做十九路军的工作,他历任福州公安局督察员、闽南讨进军第七支队上校副司令、江西德安第四专署保安司令部侦缉大队长。获取了蒋介石对中央苏区围剿的《军事计划》和《电码秘本》以及蒋介石与十九路军无线电《呼叫密件》,猎取了蒋介石南昌行营通讯密码,还监听了蒋介石师级以上军官与蒋介石的通话;他派他的通讯员项与年同志转送从莫雄专员处获得的蒋介石所谓地《铁桶计划》,使党中央完全掌握蒋介石对中央苏区的铁桶围剿,终于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及时突出重围撤出江西根据地,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的长征。毛主席在长征途中非常感慨地说:“我们这些人能活着出来,做情报工作的同志功不可没。”这是对在隐蔽战线中从事政治保卫工作同志们的最中肯评价。

    (二)红军长征后,国民党的政治中心由南昌转移到重庆。1935年8月,父亲奉命打入到重庆复兴社别动总队,获得大特务头子康泽同意兴办了《新四川通讯社》,父亲担任社长,陈养山任总编兼任重庆行营情报处义务情报员、陈克寒任编辑负责全部的文案。这就是著名的“三陈闹四川”,他们借《新四川通讯社》搜集到了许多情报;掩护并协助抗日文化名人陶敬之、温嗣翔、侯野君等搞抗日宣传和抗日救亡活动;搜集西南各省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情报;利用伪中央与地方的矛盾进行挑拨,使其自相残杀;另外父亲利用敌人的“红旗路线”(伪装抗日,打入我们内部进行破坏的路线),以《新四川通讯社》的名义,积极参加抗日活动。在“重庆市各界人们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在成都设立领事馆大会”、“重庆各界人民援助绥远组成抗日后援会”等运动中总是站在最前列,常被选为常委;并根据我党的政策提出《宣言》:“不分阶级、不分党派、精诚团结、停止内战一致抗日、打到帝国主义、收复失地”等口号;组织两个大学、三四十个中学的学生宣传队与纠察队,大肆进行展开抗日救亡的宣传工作;在“西安事变”声讨蒋介石的大游行中公开散发了10万份传单;此外还暗中掩护双枪老太婆陈联诗和华蓥山游击队;还发现敌人用“质光灯”检查化学药水通讯的秘密,因而侦破了1934年我重庆地下组织30余人被逮捕的原因。上海党中央才迅速通知各省中共地下组织,改变使用化学药水通讯方法,及时保护了我地下党的组织。

    (三)1938年,父亲遵董必武(董老)的指示打入国民党的特务机关中去。于是父亲通过关系获得蒋介石侍从室试用侍从副官的资格,受李克农同志直接领导。父亲获取了蒋介石侍从室至武汉大学珞珈山的警卫人员布置全图、蒋介石侍从室的人员情况、每日蒋介石的出入时间、汽车号码,蒋介石侍从室车辆号码以及与蒋介石接触的中外要员等等情报。可惜他是四川人,蒋介石怕其系刘湘派遣未能转为正式的蒋介石侍从室正式副官。

    四、共和国卫士的父亲

    1949年重庆解放前夕,父亲为了营救渣滓洞的难友不幸暴露,他本应该根据董必武同志“失去组织关系可以找党中央”的指示到北京报到。鉴于重庆是蒋介石的军政老巢的特殊政治情况,国民党反动派绝不甘心自己的失败,定会千方百计地破坏和颠覆人民政权。肃反镇反工作是巩固人民民主专政革命政权的重中之重。因此,父亲毅然决定放弃回北京找中央的想法,留在重庆继续他的政治保卫工作。为了党、为了重庆人民政权的安危,父亲再次牺牲个人利益,放弃了决定他个人荣辱的关键机会。他主动向入川部队首长刘明辉同志汇报了自己的情况,经西南行政委员会公安部周兴部长决定派往重庆市公安局工作。分配在重庆市公安局一处三科,带领“精字20号”小组作侦查工作。在两年多时间里,以“华川烟厂”、“人民书店”、“关庙茶社”的老板,以及“立信会计学校”、“崇德会计学校”政治教员为掩护,他的“精字20号”小组发现“特情”500余件,发展“社情”、“特情”人员50余名。破获特大匪情《中中案件》(潜伏的国民党特务组织和颠覆新中国的反动武装组织《中国平民革命党》和《中国反共救国军》)。1951年1月13日凌晨,在重庆、江北、巴县、武胜、岳池等地一举抓获反动组织匪首邓锦环(反共地下军总指挥)及其匪特组长、反共救国军地下司令等176人,摧毁了他们藏匿的窝点,缴获了电台、金条以及大量的枪支弹药、炸药等反共武装物资。在1951年5月3日公审大会上将匪首邓锦环等匪特26人全部枪毙。将重庆地区企图“反攻大陆、复辟”的武装力量一网打尽。彻底地粉碎了蒋家王朝在重庆搞复辟的阴谋。为捍卫新中国安全又立下了一大功。

    五、威武不能屈的父亲

    父亲让人敬佩的地方不仅仅是他为党、为军队做出的功绩,而他对党的忠诚更是让人钦佩不已!

    父亲于1931年,在参加中央军委政治保卫局(中央特科)宣誓做“无名英雄”时,他就做好了随时被逮捕和牺牲的思想准备。“如被捕在敌人的威胁利诱之下,不做叛变组织的事情,把个人的生命和一切都献给党!” 父亲在白区工作期间,曾先后四次被敌人逮捕,尤其是第四次被捕所受的酷刑更是骇人听闻,身遭“钉竹钎”(将竹签钉入指甲缝里)、“踩杠子”(头脚捆住,将棍子插入腰部下面,作为支点另一端命匪徒使劲踩)“电刑”等酷刑,让他死去活来,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下,他坚贞不屈,抱定牺牲的决心,坚决不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他用伏契克同志的话鞭策自己:“脑筋不下命令,屁股是不会说话的。”一个月后国民党反动派仍然抓不到他的把柄,恼羞成怒再次用“老虎凳”和“猴儿搬砖”(把犯人捆住凳子或柱子上在脚下加砖头,痛得全身骨头都散了架似的)等非人的酷刑逼供。在施刑中,他们还将被捕的同志押来看他受刑,并威胁他们说:“你们不老实交代,也照样给你们尝一尝‘它’的滋味!”但是父亲抱定了为革命牺牲的决心,牢记斯大林同志所说的:“打落牙齿也不说出一个同志的姓名和地址来”。将共产党人忠于革命、忠于党,威武不屈的高贵品质表现得淋漓尽致。

    我们的母亲何妨曾跟陈世英说过:“在解放前,我们随时都有被捕的危险。你爸爸怕我受不起酷刑而叛党。就跟我说:‘其实最怕的时候就是敌人把刑具摆在你面前,并威胁你的时候。还有,就是见到别人受刑的惨状的时候,最容易叛变。这时候如果你想到,为革命杀身成仁、舍身取义就挺过去了。真正受刑时,实在是很痛,痛得要命,但第一次忍受过以后,就痛得麻木了。这时候由疼痛而产生对敌人的仇恨,就使你越整越火,越整仇恨就越深,你就不会害怕,只有恨、只想报仇,就坚强了。人是受思想支配的高等动物,伏契克说:‘脑筋不命令,屁股不会说话。’只要头脑里有党,准备为党牺牲就一定不会叛党。”父亲就是以他的亲身体验,对我们的母亲何妨同志进行教育,我们的母亲曾“陪同”父亲做过一次牢,她没有当叛徒。我们也就从中看到了父亲对党的赤诚。威武不屈正是父亲在敌人淫威面前的真实写照!

    六、富贵不淫、贫贱不移的父亲

    “有的人很勇敢,但在金钱、美女、高官厚禄面前就往往丧失了革命立场。”1933年,当党中央派父亲前往福建做十九路军工作时,直接领导人刘仲华同志对我父亲说:“你到白区独立工作,不可能过组织生活了。还经常与坏人在一起,经济收入又多些,再加上吃、喝、嫖、赌等腐朽生活环境的引诱,我们很担心你经不起这样的生活考验而蜕化变节。其它方面组织上是放心的。这个问题你不要马上答复,请你详加考虑后再回答我。”父亲经过反复思考之后向党提出保证:“今后在白区,独立地干地下保卫工作时,为了完成党交给我的工作任务,常与坏人相处,一定不为吃喝玩乐的资产阶级腐化生活所侵蚀,保持共产党员的艰苦朴素作风,坚决做到同流不合污。自觉将自己每月的经济收入除维持个人及家庭最低的生活费外,多余的钱全部缴做党费,以作为党地下工作的经费,按月向组织报告”。父亲在敌营的十八载中,他在花天酒地、纸醉金迷的环境中生活,始终与敌人同流而不合污,坚定履行对党的承诺。

    父亲不仅在解放前将收入所得除维持基本生活外都作为党的活动经费,甚至解放后在重庆市公安局工作期间也是如此。父亲在重庆市公安局的两年多的时间中,带领“精字20号”小组发现“特情”500余件,发展“社情”、“特情”人员50余名。成功地侦破国民党潜伏在重庆复辟的反动武装组织的《中中案件》。将国民党在重庆地区企图“反攻大陆、复辟”的武装力量一网打尽。而重庆市公安局仅发给过我父亲办书店200万旧币的开办费、父亲只领了2个月的供给(150斤大米、16万旧币),不曾再发过一分钱活动经费,也不曾报销过一分钱的差旅费。“精字20号”小组六人的生活费和办案经费全靠父亲兼任两个会计学校的教员每月的工资100多万元(旧币)以及向私人借款1600余万元(旧币)来维持。我家最值钱的就是世英的一双小皮鞋。而父亲完全采用过去隐蔽战线上养成的工作作风,工作经费由他个人负责筹集。父亲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重庆市公安局在为国家安危办案,他只是一个工作人员,没有必要再像解放前一样操劳筹集工作经费。更有甚者在办案中所有的亏欠、借贷竟然成为指控父亲“贪污”的借口,将其逮捕劳改。这是对如此廉洁奉公、无私奉献的父亲是多么大的屈辱啊!

    七、父亲对党的事业无怨无悔

    1951年在《中中案件》破获后不到半年后,“精字20号”小组的六位干警中有四位战友立功受奖时,重庆市公安局却以“大贪污犯”将父亲逮捕判刑劳改两年,母亲受株连也被重庆市公安局除名。

    所谓“贪污”事实就是因忙于破案,企业经营不善倒闭,亏欠借款1600余万元旧币。父亲对于这一“罪名”,一方面详细地向组织“交待”自己并未“贪污”的事实,另一方面认为:通过这一手段调查我的历史有无叛变行为,也是理所当然的。因此,父亲不但不气愤、抵触,反而十分珍惜这次能用“劳动改造”来消灭自己的“小资产阶级思想”。在认真参加“劳动改造”的同时,他还不忘自己的“公安身份”,劳改中对其他罪犯进行监视、调查、汇报。这一切,也赢得了公安狱警的尊敬。狱警曾同情地问父亲:“你1926年就是上尉了,如果不搞特工、不战死在沙场,你现在肯定可以当将军了。而你现在却身陷在共产党的牢房里,你后悔不后悔?”他当即答道:“不后悔,我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在父亲以“贪污罪”被捕后,重庆市公安局又无理地将我们的母亲何妨“除名”。母亲背着个“大贪污犯家属”的罪名,谁也不敢接济我们。当时,母亲已怀孕8个多月、还拖着个6岁的女儿世英。一个好心的孕妇让我母亲给她当“保姆”在她家生产,出生不久的婴儿又不幸患结核脑炎不治死亡。母亲产后刚满月,就去帮人洗衣服,世英便到街上检柑橘皮卖、共同维持母女的生活。世英还记得:有好些公安局的叔叔,悄悄给我几块钱来“买走”检来的柑橘皮。实际就是救济我们母女俩。可惜世英现在记不得他们的名字了。之后,母亲以归侨的身份在重庆市侨联的帮助下,就读于重庆市工人医院“护理员培训班”,重新参加了工作。父亲无罪释放出狱后,对于我们母女的遭遇,父亲同样没有怨言,还安慰母亲说:“要相信党,会搞清楚他的问题的。”

    1954年6月2日,父亲“刑满释放”了。尽管通过两年多的甄别、调查,证明了父亲政治历史没问题!而“贪污”罪名实际上是不存在的,但是重庆市公安局竟然拒不安置父亲的工作。父亲只好在母亲所在的重庆市江北结核病院当一名临时的清洁工人。父亲和世英在医院附近的农村租一间小屋居住。时值党中央号召“扫盲运动”,父亲竟用其微薄的收入的一半去买好了黑板、书、本子、笔,在油灯下,他教农民读书识字,要把关押在监狱中浪费的时间补回来。那时,世英正在读小学二年级,晚上也帮着父亲一起辅导村民学习文化。

    在这样的情况下,父亲给时任最高法院院长的董必武老首长写信,“请求解决工作和恢复党籍。”通过董老的干预,1954年12月父亲被中共重庆市委安排在位于长寿县的狮子滩,中国西南水力发电工程局工作,在总务科任雇员,工资28元。父亲没有一点不满,积极热情地工作。因为狮子滩水电站是中国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个特大型水利工程,来自全国各地参观学习慰问的人员络绎不绝,招待所应接不暇,父亲被派往招待所任副所长。父亲很快将局招待所的工作理顺、圆满完成接待任务。父亲除搞好接待工作之外,还教来狮子滩水电站参观学习的人们练气功治病强身。世英记得看过好多封来自各地的感谢信,看见父亲买的好多医学书籍,父亲将在国民党狱中所学的陈氏太极气功,毫不保留地发表在《新体育》杂志上,让全国更多的人学习、健身、治病。

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孙政委专程赶到陈世英家中看望

    八、为恢复党籍,父亲终于完成第四份《陈昌同志自传》

    父亲利用接待全国各地领导的机会,终于在1957年7月找齐了1926年至1949年各历史阶段的证明人,并收集到好多《证明材料》,将各阶段的证明人情况制成表格,完善了第四份《陈昌同志自传》(《陈昌同志自传》在五十二年后的2009年,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珍藏,作为不可多得的我军谍战史书之一,见军档颁发的《收藏证书》)。父亲于1957年12月,他给毛主席写了一封长信。在信中,他向毛主席述说了:他从1926年起,19岁参加革命、20岁入党、24岁加入中央特科、29岁被迫失去党组织关系的革命经历和革命人生感悟,希望早日回到党的怀抱的迫切心情和对党无限热爱感激之情。“准备着兴高采烈地、迎接重新归队的生活。”希望党组织让他“去读党校,更好地提高自己的马列主义水平。”希望党组织支持他“将二十多年隐蔽战线中的所见所闻之伟大斗争事迹、战友们可歌可泣的英雄行为,以小说的形式写出来,暂定书名为《地下的火焰》。”父亲强调:“我是为革命而生活的,为党而生存的。我恳切地、坚决向党组织申请要求恢复我的党籍,为党为人民做更多、更好地工作。”

    九、父亲含冤与世长辞

    1958年3月,正当父亲怀着极其迫切、喜悦的心情等待恢复党籍的时候。突然通知他参加一个会议,会上竟宣布我父亲为大“右派”,立刻监督劳动改造,每月只发18元生活费。这一晴天霹雳,几乎将父亲摧毁。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自己怎么会“堕落”成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大“右派”分子的重压,几乎使他失去了生活的勇气,父亲陷于极度的苦恼之中。幸好中央监察委员会专职委员王世英(他就是1931-1938年中央军委中央特科的“老张”同志,陈昌的直接领导人)因公路过重庆,在重庆市委了解父亲“右派”原因后,将他招到重庆以战友的身份亲切地会见了父亲。世英伯伯首先肯定了父亲“过去对敌斗争的成绩和对党的忠诚,”鼓励父亲“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站起来。争取早日摘掉右派帽子、恢复党籍。”父亲从世英伯伯那里感受到了党的温暖、同志间的信任,亲爱的党组织没有抛弃他!于是父亲又一次坚定了回到党的怀抱的信心,自觉地投身于“劳动改造”之中,争取早日回到党的怀抱。

    由于党左倾路线的错误加上自然灾害,全国人民的生活极端困难。像我父亲这种每月只有18元生活费、18斤粮食、还要强制“劳动改造”的人,就更难逃厄运了。1960年1月,一向红光满面、体格健壮的父亲,竟然变成了面色苍白、全身浮肿、伴胸水、腹水,走路都困难的重度营养不良的“老人”(那是父亲才53岁)。医生给他开的病假条竟被管教人员撕毁,而且每天还规定他必须挖多少土方,我父亲只好连轴转……父亲感觉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了,但此时父亲想的不是自己含冤未雪的委屈,而是担心自己的死,会造成妻儿对党的不满。他对母亲说:“不要埋怨党、埋怨组织,党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总有一天会搞清我的问题。要教育孩子听党的话、跟党走。要相信党,要为我们的理想——共产主义事业的实现奋斗终身!”不想这些话竟成了他的遗言。1月26日凌晨两点,工友们发现父亲晕厥在电站大坝的工地上,身旁扔着钢钎、箩筐、扁担。医院诊断为“低血糖昏迷”,虽经抢救无奈为时已晚,父亲再也没有醒来,一缕忠魂就这样悄然地消逝了,享年53岁。就这样父亲含冤离开了他一心一意要回到的党;离开了始终不离不弃追随他革命才36岁的妻子、丢下了13岁的女儿世英、4岁的儿子伟光、2岁的儿子龙狮;离开了那些还在为他牵肠挂肚的老领导王世英、老战友汤昭武;离开了他未完成的遗愿:写一本歌颂中央军委政治保卫局(中央特科)对敌斗争英雄事迹的《地下的火焰》!

父亲与重庆市公安局的老战友合影,怀中的孩子是大女儿陈世英。

    十、战友情深,为陈昌同志平反昭雪

    父亲的老战友汤昭武伯伯和老首长王世英伯伯得知陈昌同志含冤去世后,异常气愤,随即联名向中共中央组织部为父亲《申诉》:请求党中央给陈昌同志的政治历史作结论。1961年中共中央组织部责成中共西南局组织部,中共西南局组织部再责成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对“陈昌同志的政治历史进行甄别”。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历时四年,由30多人组成的专案组完成了中共中央组织部交给的任务上报党中央。1965年10月中共中央组织部对父亲的组织结论是:“陈昌同志1926年参加革命。1927年入党,确系我党党员。西安事变后被迫失掉组织关系。但他始终在党的领导下和党的周围从事革命工作和进步活动。他整个一生是革命的,政治历史是清楚的。”“因为1952年判刑劳改是错案,所以1958年右派也是错案,按照法律手续予以撤销。恢复其革命干部名誉”,这是全国第一个右派平反的案例。我们孩子们在填写家庭出身时更改为“革命干部”。父亲终于沉冤昭雪:平反了两个冤假错案、承认父亲1926年参加革命,1927入党。整个一生是革命的,政治历史是清楚的。遗憾的是“西安事变后被迫失掉组织关系。但他始终在党的领导下和党的周围从事革命工作和进步活动。”即中国共产党党籍没有恢复!

    “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后的1978年,中共中央组织部给张际春、王世英等七位中央领导人冤假错案的平反,燃起了母亲为战友和我们子女为父亲彻底平反,让陈昌同志重新回到党的怀抱的希望之火。

    我们随即请教了父亲原专案组的负责人:时任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李凡和中共四川水利勘测设计院党委书记闵学文,他俩认为我们的要求是合理的、时机也是合适的。但陈昌同志的案子是党中央抓的,我们作为下级不能推翻上级的结论。建议我们去找父亲的老战友陈养山、陈克寒两位同志。他俩说:陈养山、陈克寒两位同志现在都出来了,还在北京工作。因此,我们将《再次请求为陈昌同志恢复党籍的请示报告》寄给了陈养山伯伯和陈克寒叔叔,他俩分别迅速地帮我们转呈给中共中央组织部和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1981年,中共中央组织部给父亲的结论:“陈昌同志党龄从1927年算起”。并责成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派员专程来乐山地区,给父亲举行了隆重的“陈昌同志骨灰盒覆盖党旗仪式”,父亲的政治生命终于在中国共产党党旗下获得的复活!

    父亲的遗愿在他含冤逝世后的21年实现了,父亲终于回到了他魂牵梦绕的党的怀抱!一直受父亲株连的母亲何妨同志的政治历史也作出了结论。1983年,中共四川乐山地委组织部结论:“何妨同志1937年9月3日参加革命”。母亲1937年9月,14岁就参加党领导的厦门儿童救亡剧团。19岁就追随父亲革命出生入死、倍受磨难。母亲的冤情也终于平反昭雪:由一个小护士、叛徒、特务、劳改犯、右派家属,一夜间成为抗战初期参加革命、受人尊重的离休老干部;60岁的母亲才得以加入了对她来说已经“迟到了”40年的中国共产党,母亲也像父亲一样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回到党的怀抱!

    父亲终于可以安息了!他所为之奋斗、为之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成功了,在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坚强领导下的中国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他无比坚信的党、无限忠诚的党没有冤枉他,在他冤死后的第5年就给他进行了第一次平反:恢复了革命干部名誉;第21年之后彻底平反:恢复了中国共产党党籍,回到了党的怀抱,他的政治生命在党旗下获得了复活!同时,也恢复了妻子何妨同志的革命干部的名誉,并入了党。我们的妈妈何妨同志于2009年病故时,中共乐山市委老干局也在母亲的骨灰盒上,庄严地覆盖了中国共产党党旗。1965年大女儿陈世英考大学时中共四川省委组织部通知:家庭成分填“革命干部”而没受到父亲株连,考入了北京大学医学院。小儿子陈龙狮也于1983年加入了父亲追随一辈子的中国共产党。

    安息吧,敬爱的爸爸!您的儿女和孙辈都正在继承着您的遗志,在各自的岗位上继续着您未竟的事业,都在为共产主义的实现而努力奋斗着!

    大女儿陈世英  小儿子陈龙狮

            于2016年的腊月初八







    ● 中华义门陈回归庄联谊总会(地址:湖北省浠水县汪岗镇陈庙河村)●

    ● 会长:陈定海 手机18907168123  陈氏乐园网 站长:陈得亲| 站务交谈 | ●

Copyright ©2017    陈氏乐园网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7 Lingd.Net.粤ICP备16125321号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