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论坛>> 专家论坛>> 文章列表

家谱:记载的是文字,流动的是血脉亲情

作者:chen98   发布时间:2014-11-18 12:16:06   浏览次数:1727
陈氏乐园网一群【陈氏乐园网一群】 陈氏乐园网二群【陈氏乐园网QQ二群】 回归庄宗亲专属群 回归庄陈氏宗亲专属群

 

 

家谱:记载的是文字,流动的是血脉亲情

    作为中华民族三大文献(国史、地志、族谱)之一,族谱是中国特有的文化遗产,其独一无二的内涵和特征成为联系华夏子孙的特殊密码。9月19日,由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历史文献《闽南涉台族谱汇编》首发。发布会上,与会专家学者对闽台历史文献编纂出版工作进行研讨。

    ◆真实反映海峡两岸的血脉亲情

    “台湾现有居民约七成来自福建闽南地区,闽台两地在文化传承上具有不可分割的地缘与血缘联系。搜集、整理和出版闽南涉台族谱,可以真实反映海峡两岸源远流长的血缘关系与社会文化渊源。”《闽南涉台族谱汇编》一书主编、厦门大学教授陈支平说,族谱记载的是文字,流动的却是血脉亲情。

    据介绍,《闽南涉台族谱汇编》共汇集闽南地区民间族谱100种,以现有台湾人数排名前100位的大姓,作为主要的搜集整理对象,再根据某些姓氏如连、辜等在台湾社会的重要影响程度,适当增补。本书在内容上更加注重台湾政治人物祖籍地族谱的搜集,版本上以1949年以前为主体。

    “这些族谱,‘生以表年,没以知寿,葬以着地,娶以明配,子以重传,女以大婚,有则书之,无不妄补’,生动地记载了一个个家庭的传承与变迁。有的族谱详述了历史上知名的大事件,让我们看到了这些事件对普通百姓的深刻影响,而不只是历史教科书上的一段叙述。”陈支平说,族谱是珍贵的人文资料,记载了民间社会的活动史、关系史,为宏观的社会历史进程和社会面貌提供了微观的注解,分开来看,是每个人、每个家族的拓荒史、发展史,合起来看,则是浩浩荡荡的华夏文明之传承。

    作为《闽南涉台族谱汇编》出版方,福建人民出版社社长施群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部大型民间历史文献于2008年立项,文献搜集整理汇编工作完成后,福建人民出版社专门成立项目组,组织一支专业的古籍编辑团队,分工负责具体的编辑工作。

    “几百年的社会变迁和岁月消磨,许多民间收藏的族谱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和缺漏,导致族谱图片质量参差不齐。为此,项目组经反复比对研究,为每一个族谱都量身定制了专门的图片处理原则,之后再将5万多幅处理过的图片和原始图片逐一对照,把不符合要求或处理过度的图片重新调整,在原汁原味的基础上保留族谱原貌。”施群说。

    据了解,《闽南涉台族谱汇编》被列入“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新闻出版改革发展项目库项目,本次整理出版的100部闽南涉台族谱绝大部分修纂于清代和民国时期,少数修纂于明代,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

    ◆族谱搜集过程基本靠“抢”

    本次出版的族谱中,连氏族谱是两岸最原始、最齐全的版本。在100册中,从第88册到第95册是《上党连氏江都族谱》。“这一族谱的原谱22册是手稿传抄本,是漳州和台湾连氏的总谱,收藏在长泰县江都连氏家族祠堂。这个珍贵的版本是清嘉庆年间族人连国屏等根据乾隆年间的旧谱加以增订而成。”陈支平介绍说。

    族谱作为家庭记载的文献,属于家族私密性财产,大多是秘不示人的,所以其搜集、复制极为不易,陈支平笑称就像“抢东西”。

    谈起连氏族谱的搜集过程,陈支平记忆犹新。“由于连姓在台湾社会具有重要影响,使得连氏族谱格外引人注目。很多连氏家族的族谱被隐藏,我们花了很大力气才找到它的源头,这是两岸连氏族谱最完整的一套本子。起初对方不肯示人,好不容易出现转机,他们只允许涨潮时拿出族谱,因为这样做代表着家族兴旺。”陈支平告诉记者,“我和团队另一个人专做公关,负责和族谱持有者喝茶聊天,12个助手每人都持一部数码相机,三下五除二把族谱全部‘抢’拍下来,就怕他们反悔。”

    此次整理出版的100部族谱,均为首次披露,体例完备,凡姓氏源流、堂号、世系表、家训、家传、先辈艺文著述、祖先图赞、风水图等,无不历历在目,且富含闽南民间特色,其珍贵性和学术价值不言而喻。

    “千百年不变的姓氏是中华民族所特有的,每个人都想找到自己的源头。”省文史馆馆长卢美松说,作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族谱记录了很多第一手资料,把这些资料进行搜集整理出版,有利于寻根,非常有意义。

    ◆盛世修书是一个机遇

    历史文献是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对于传承和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具有重要作用。然而,由于社会变迁,很多历史文献不同程度遭到破坏。“小时候家里有通书,现在都没有了,如果搜集起来出版很有意义,我们这代人如果不去做,以后也就没有了。”陈支平说,对于闽台历史文献的编纂出版,福建有优势,更有责任。

    历史文献的编纂出版,最困难的就是资料搜集。陈支平透露,接下来还计划为福建地方姓氏建立数字博物馆,但是如何搜集资料仍是个难题。

    福建师范大学图书馆馆长方宝川认为,有些公藏机构把所珍藏古籍作为私有财产,认为被人拿去影印了,就不再是自己独有了,观念还没有改变。

    福建师范大学郭丹教授认为:“古籍文献有两个功能,一是作为文物收藏,二是作为学术研究。古籍只有使用了才有价值,把古籍拿出来做影印本对保护更有好处。需要学习研究用的,看影印本就行,这样古籍保有时间更长,价值更高。但是,很多公藏机构还没有真正转变观念。民间收藏者知道古籍是个宝,更不愿意拿出来供学者使用。”

    福建社会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主任刘传标说,很多公藏机构的管理人员很少是学历史专业的,对收来的历史文献不懂得分类,使得很多历史文献堆在旧书堆中,得不到很好的利用,久而久之就会破损。

    与会专家学者一致认为,历史文献的编纂出版对于传承和弘扬传统文化具有重要意义。盛世修书也是一个机遇,希望相关部门做好协调工作,使更多机构参与这项工作,加强对地方历史文化的挖掘,多出版经典和精品,为保护和传承传统文化尽一份责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中华义门陈回归庄联谊总会(地址:湖北省浠水县汪岗镇陈庙河村)●

    ● 会长:陈定海 手机18907168123  陈氏乐园网 站长:陈得亲| 站务交谈 | ●

Copyright ©2018    陈氏乐园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