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名人>> 陈氏名人>> 文章列表

著名作家陈彤:特别的母亲《母亲节特别策划》

作者:陈得亲   发布时间:2014-05-11 07:11:37   浏览次数:1502
陈氏乐园网一群【陈氏乐园网一群】 陈氏乐园网二群【陈氏乐园网QQ二群】 回归庄宗亲专属群 回归庄陈氏宗亲专属群

 

著名作家陈彤:特别的母亲《母亲节特别策划》

    母爱就像太阳,无论时间多久,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感受到她的照耀和温热。5月11日,我们迎来一年一度的母亲节,借此时机,悠然小卒特别推出《母亲节特别策划——名家记忆中的母亲》,向辛勤而又伟大的母亲致敬!

    作家陈彤写给母亲节——我的母亲

    陈彤,笔名“春日迟迟”,现供职中国青年报社,北京师范大学毕业,居北京。以紧贴时尚生活的快意文字行走江湖,时而深遂婉约、隽永细腻,时而快意情仇、诙谐幽默,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

     主要作品:

    曾出版随笔集《当男人说想你的时候》《女人的幸福与什么有关》《看破红尘爱红尘》《有多少爱可以胡来》《左手握右手》《忽然受宠》《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旧爱新欢》《冰鲜》等;短篇小说集《我们都是木头人》《镶在日子上的金边变成了钱》,长篇小说《我愿意》《男人底线》《风情万种》《无限怀念有限悲伤》《灰姑娘》等。另有《向韩国美女学什么》《人生如秀场》等书已在海外发行。

    电视剧本:

    《一仆二主》《新结婚时代》(与王海鴒合作)《男人底线》(与王海鴒合作)《马文的战争》(独立编剧)《说好不分手》(独立编剧)《你是我爱人》(独立编剧)《妯娌的三国时代》(独立编剧)

    风情万种的话陈彤

    陈彤出生于江浙的书香门第,直到上学的岁数才北上跟父母团聚,当年入学时老师觉得陈彤口齿不清,建议把她送到弱智学校开发智力,幸亏被外婆断然拦下,陈彤才有了在大学里年年拿一等奖学金的光荣记录。由于家境并不宽裕,陈彤只能选择北师大,而且一读就是7年。她也羡慕那些谈恋爱、逃课、跳舞、到处疯玩的同学,但是不菲的奖学金能给她提供养活自己的生活费,所以陈彤就成了好学生和坏学生堆儿里的另类。她说自己以前是个有青春忧郁症的人。

    陈彤的风情万种就是从大学时代开始的。那时候她聪明有趣、个性十足,还非常不修边幅,经常一身牛仔装出入各周末舞会,她还是校园里一等一的象棋高手,获得过北京高校女子象棋冠军,这些都是足以引人注目的因素。因此,这个小个子女生赢得了众多男生的青睐,只可惜她的恋爱失败了一次又一次,直到29岁才安身立命一头扎进“女才郎貌”的婚姻生活之中,从此有了稳固的公众形象。

    研究生毕业后,陈彤直接进了人才扎堆的中国青年报社,可是一个同事对她说:“你不适合当记者,第一你留长发不职业,第二你不尖锐。”一句话生生把一个白衣飘飘的新好姑娘逼成了短发齐耳尖刻无比的“杠头”。当时一个北大毕业的人问陈彤:“你以前肯定学习不好吧,你上过重点学校吗?”陈彤看着面前这个自顾自臭美的人说:“我没上过重点学校,可我知道现在咱们是同事,我是研究生毕业,你是吗?”一句话让陈彤出了口恶气。大概是所处的环境激发了陈彤性情中智慧的火花,她说:“我是女的,不能说脏话,不能指着别人就骂‘你大爷’,只能幽默一点尖刻一点进行还击。就像一个流氓要欺负你,你能告诉他我现在不方便吗,不能,必须反击。反正我是尖锐了。”

    如此这般就注定了陈彤的语言风格。陈彤笔下那些被描述被寒碜的倒霉蛋儿们据说都有原型,而且大多是她身边的人。这种做法连陈彤英俊无比的老公都无法容忍,曾多次扬言再这样下去就离家出走云云,因为她在小说里把他改头换面写得相当没出息。陈彤在现实生活里也是这样子,她吵架的时候会出现一种少见的、糅合技巧和激情的“骂之美”,淋漓尽致之处让人拍手称快。

    著名作家陈彤与母亲的故事

    从小到大,我写过无数作文,其中很多成为范文,就是被老师当堂朗读的那种,但是我从来没有写过《我的母亲》。每次命题作文,只要是《我的母亲》,我就恳请老师给我换一个题目——我的理由只有一个,我是被外婆带大的,我要写《我的外婆》。

    我不肯写我的母亲,因为我不知道如何写她——她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母亲,她和我所有同学的母亲都不一样。她小姐出身,上过大学,不会做任何家务,走在街上永远挺胸抬头,在年轻的时候,吃过北京所有的馆子,去过北京所有的公园,在那一辈妇女中,像她那样的女人是不多的。我为有她这样的母亲骄傲,但是她为有我这样的女儿自豪吗?

    我是一个南方孩子,刚到北京的时候,由于口音以及个子矮小,常常被人欺负,最初几个月,没有一天我不是哭着从学校回来。有一次,我在饭桌上哭得泣不成声,外婆看着心疼,对母亲说:“你总要管一管,去找找校长或者其他孩子的家长。”母亲瞟了我一眼,问了一个我那个岁数根本不可能回答的问题:“为什么那些孩子只欺负你,却不欺负别人?”

    这个问题几乎伴随了我整个成长——无论我受了什么委屈,无论我得到多么不公平的待遇,我永远会先问我自己:为什么是你不是别人?有没有你自己的问题?

    个子矮小我无法改变,但是口音我则彻底改掉了——现在即使我告诉别人我是南方人,人家都会说不可能,为什么你没有一点口音?我心想,你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我是跟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学舌学出来的!

    母亲和我外婆的最大分歧在于,我母亲坚持认为不要给孩子任何可以依赖的幻想,要告诉孩子真相:你不是最优秀的,你不是最好的,这个世界上有比你更强的人,你想要过更好的生活不是错,但你要自己争取,即使身为你的母亲,也没有义务为你提供你所要的一切。你有本事,你就自己去挣,没有本事,就不要抱怨。

    记得刚工作的时候,第一次出差,下了火车发现钱没有带够,给母亲打长途,希望她能从我的工资卡里给我取出1000元钱快寄给我,母亲愤怒地说:“你去出差为什么不带够钱?你妈妈不是家庭妇女,哪有那么多时间给你干这些事情?”

    我在电话里哭了——后来她当然是给我寄了钱,但是警告我下不为例。的确,后来我没有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麻烦过她,因为她不止是一个母亲,而且还是一个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她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

    曾经我很为自己的母亲不是那种传统型的母亲而遗憾,但是现在我不这样认为了——命运给了我这样的母亲,而她也造就了我独特的个性,为此我真的很感激她——因为她,所以才有我,因为她有个性,所以我才有个性。她不是不肯为我做出牺牲,她只是不肯为我做出不必要的牺牲。

    2003年,某一天深夜,我被送到医院急诊,母亲当时正负责宝钢项目,她赶到医院时,大夫告诉她我病情严重,刻不容缓,需要马上化疗,她当机立断办了退休,从此整整半年的时间,起早贪黑风里来雨里去。她甚至对亲戚说:“如果能够一命换一命,就让我换了她吧。”

    我常常想,母亲为什么甘愿用自己的命来换我的命,却不肯给我一点点依赖和幻想呢?即使在我生病的时候,她也从来不像有的母亲那样说些“善良的谎言”,她似乎从来就不认为我承受不住真相的打击——她是直截了当跟我说的:你生的病叫恶性滋养细胞肿瘤,如果不化疗,你活不过半年,如果化疗,你有50%的胜算。即使化疗结束,你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过日子,你必须常常到医院检查,防止复发。在协和医院的记录中,曾经有18年以后的复发患者。

    我当时差点疯掉,我对她说,我的生命是我自己的,我不打算治疗,我要用最后的时光去周游世界。

    她冷静的告诉我:第一,现在不是最后的时光;第二,你的生命不完全是你的,你这条命是我给你的,你要为我活下去。

    我想如果我的母亲不是这样一位母亲,我会成为今天的我吗?我现在还能活着写这些文字吗?她帮助我发现了生命中另外的意义,她让我成为我自己,但又让我懂得,我的生命并不是任性地属于我一个人,生命之所以可贵,并不仅仅在于它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而且还在于它的广度和厚度——就像我母亲对我说的那样,如果你拒绝化疗的惟一原因,是因为你害怕痛苦,那么你以为你去周游世界就能真正快乐吗?我想她说得对,感谢她让我懂得,生命本身就是包含苦难的。

    多年以前,如果她不肯经历苦难,那么就不会有我的生命,多年以后,如果我不肯接受化疗,就不会活下去。所谓“痛快”,没有痛苦的“痛”,怎么会有快乐的“快”?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中华义门陈回归庄联谊总会(地址:湖北省浠水县汪岗镇陈庙河村)●

    ● 会长:陈定海 手机18907168123  陈氏乐园网 站长:陈得亲| 站务交谈 | ●

Copyright ©2018    陈氏乐园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