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寻根觅亲>> 寻根>> 文章列表

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王家寨镇家猫村寻祖一日行

作者:陈应智   发布时间:2013-06-08 14:41:25   浏览次数:11149
陈氏乐园网一群【陈氏乐园网一群】 陈氏乐园网二群【陈氏乐园网QQ二群】 回归庄宗亲专属群 回归庄陈氏宗亲专属群

纳雍家猫寻祖一日行

二○一三年二月初五(阳历2013316)星期六。为完成前几代祖人未完成的寻祖夙愿,我族一行陈仕荣、陈仕忠、陈仕祥、陈仕勋、陈仕昌、陈应刚、陈应有、陈应智、陈念念(陈仕祥之长女)、刘芳(陈应刚之妻)、李香梅(陈应智之妻)11人驾驶两辆小车到毕节市纳雍县家猫碗厂我祖祖居地寻访祖迹并进行考察。

16日清晨6点半,我们从龙潭村出发。俩车一前一后经安顺市普定县马场镇辖区羊场过六盘水市六枝特区岩脚镇、梭嘎乡,到毕节市织金县鸡场乡时已9点。我们在鸡场街上吃早餐,找了一家早餐店是做沙锅猪脚大排粉面的,我们要了11份粉面,老板娘动作十分娴熟,因是沙锅做的,份量也足,味道还可以。

吃早餐约半个小时我们继续前进。从织金县鸡场乡到纳雍县张家湾镇垮桥村的路十分难走。因贵州黔中水利工程在此筑坝,该路段属于被淹区,公路没有得到应有的维护,也不可能维护,所以十分难走。好在从纳雍到六枝、安顺、贵阳的班车还从这里经过,因新改道的路还没有修建,慢点开还是可以通行的。此路段为两边高中间低的“U”字山形,从织金县鸡场乡“U”字山形这边下到 “U”字山形底部是纳雍县张家湾镇贸易集市乌卜小场,因是被淹区,这里的居民几乎全部迁出,乌卜小场也搬迁到纳雍县张家湾镇“U”字山形的上边,在一个高高的小坡上。可能是刚刚搬迁上来的原故,街面还没有修建好。刚好今天是赶乌卜,我们在新的乌卜街上购买了五斤纯粮酿制包谷酒和一些水果,矿泉水等东西后已是11点左右了。

从新的乌卜街上往天星桥行驶路况好多了,约莫20多分钟就到天星桥了。从天星桥到垮桥村改走小道了,小道即村级公路,不,确切点讲应该是马路。半个小时后,我们到了第一个目的地——纳雍县张家湾镇垮桥村院子头组。我们已知最早的祖坟就葬在垮桥村院子头组的大山上,就是高祖陈启才老人和其夫人陈李氏墓。陈启才是民国时期1926由于家人清明挂纸,烧纸不慎惹燃了家猫村山林,为避责任其长子陈洪顺把所有田地卖给家猫村方二夹壳家,避责全家人四处迁徙。陈启才迁来垮桥村居住,相传因老人会修磨子一天来到垮桥村,因高祖母姓李,垮桥村李姓是大户人家,故认一李姓人家为外家后在此居住下来。同来的应有陈李氏和其次子陈子安。老人迁来时应已过花甲之年,据说高祖母陈李氏于某一年过七月半时推豆腐上山砍材不小心掉入一望天洞内,后找到,由其次子陈子安用十八丈舵索放入洞内把老人救出,由于伤势严重不幸亡故。后陈子安也迁来龙潭村,这是后话。因好几年未回来挂纸,到了垮桥村时心头一惊。因垮桥村也座落于“U”字形底部,该村很多人往“U”字上方搬迁,马路都改修到水淹区以上很高部分。我祖坟地就在大山水淹区以上很高部分,担心其修路会影响到我祖坟地。庆幸的是该路隔我祖坟地还有很远的距离。冥冥之中自有祖德的护佑。相反,该路的修通为我们挂纸提供了极其方便的交通条件。以前来挂纸要从“U”字下边的院子头往上爬半个小时才能到坟地,现在3分钟就到了。院子头很多人家正在修建新房子,我们邀请他们一起到坟墓处喝酒,太忙都没有同去。我们到祖墓处祭奠先祖,挂纸、烧香、烧纸、奠酒、鸣炮、拍照留影后就下来了。修房子的一户人家邀请我们下年来时到家里坐,心里莫明的感动。

12点半,我们又从垮桥村出发前往纳雍县家猫碗厂寻觅祖迹。过天星桥继续向纳雍县城前进。因是第一次驶车走纳雍县,路线不熟,且道路路面不好,开得比较慢。从天星桥到张家湾镇再到纳雍国营林场路又高湾又大,走了一山又一山,过了一湾又一湾,不知过了多少山多少湾,才到纳雍县城。到了县城边走边问,可能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一问家猫碗厂怎么走,就问倒一位60来岁的老人,他刚好要打车到纳雍新县城王家寨镇,而家猫碗厂正好在王家寨镇。从老县城往下走过斯拉河,又往上走到新县城又是一个“U”字山形。到正在开发的新县城一看,不得了。“远看就像尹拉克,近看才知搞建设”。在贵州, 2012年国发2号文件的出台,全省上下,各级市、县、乡都在如火如荼的搞发展。所以“远看就像尹拉克,近看才知搞建设”不光是纳雍县的的真实写照,也是全省上下 “后发超越”的真实写照。

到了新县城,已是下午3点半了。带路的老人下车了,他家就住在这里。我们在一家家常饭馆吃了午饭,席间问老板怎么走家猫碗厂,老板的公子说不远了。老板的公子20来岁,他说他经常到家猫去玩,半个小时就到了。

从新县城新开发的大道往王家寨镇政府走2分钟,向右转便看到了路标:“碗厂  家猫”,心头一喜,隔目的地不远了。车向路标所指方向行驶。现方知家猫是家猫、碗厂是碗厂。并不像老人们所讲的是 “家猫碗厂”。 家猫和碗厂是两个地方,不是一个地方。我们先祖是住在家猫,而不是碗厂。想到这,车已过了过狮子河,到碗厂了,再过家猫小学就到我们的最终目的地——家猫村了。

一进村,二叔陈仕勋就问陈典益家住哪里。下车后,就向陈典益宗亲家走去。陈典益宗亲家的房子是二层混凝瓷砖小洋楼,是新农村建设的好榜样。陈典益宗亲是二叔陈仕勋1999年寻祖时找到的王家寨镇政府工作人员。陈典益是亶公位下陈大道位下陈有亮位下陈纬支系后裔。陈典益及其家人刚好都在家。我们一行只有二叔陈仕勋认识他。

陈典益老人坐在院坝头,二叔先讲话了:“老人,你还认识我不”?

他想了一下说:“认不倒了”。

二叔说“:我是沙家马场的陈仕勋”。

老人恍然大悟:“哦,陈仕勋,想起来了”,“十多年了,你才来。”老人说。

二叔说:“太忙了,很早就想来的,但没有时间啊。今天带大家来认识一下祖迹,完成祖人们的心愿,也好世代相传。”

一番寒喧之后,老人把我们请到院子里坐,本家来访,十分热情。老人的大儿子和小儿了及忙搬椅子给我们坐,他的老伴抬了一大盘苹果洗来给我们吃。为什么他一家对我们这样热情接待呢?说起来是有渊缘的,据陈典益说他父亲陈光友在解放初期,一次背碗到普定沙家马场来卖时偶遇其儿时伙伴也就是我祖父陈绍舟相留不舍在我们家住了一个星期才回去。后陈典益父亲过世时临终遗言:“我就要走了,有一件事放不下,如果以后普定沙家马场这支人找来时,不管何年月,你们一定要热情接待,并要一代代把这事传下去”。

坐了一会,我们请老人带我们去看我们的祖坟和老屋基。我们的祖坟在家猫村山林头。陈典益(纳雍县王家寨镇政府工作人员,已退休)、陈敬(纳雍县公安局工作人员,陈典益之子)、陈训发(时任纳雍县王家寨镇家猫村党支部书记)三位宗亲陪同我们一起前往。到山林头,其实现在的山林已不名副其实了,因为我们并没有见到太多树木,空留名字而且。可能和当年祖人挂纸时烧了整个山林的原故有关吧。幸好还有一棵上百年的古树幸存于此,作为对山林的回忆吧?经老人指引,又幸得家猫苗寨一位80多岁高龄女老共产党员介绍认识祖墓六座。因年代久远,当年先祖贫穷,世为农民,又无读书人,无显赫人物,故六座祖坟经无碑记,无法考证墓主身份。在此,谢谢宗亲的指引和女老共产党员的介绍。在山林头举行了祭奠仪式后,大家合影留念。又到我们祖人曾居住过的家猫苗寨柿花树脚陈家老屋基考察留影纪念,虽为陈家老屋基,实则是一块田而且,现为当地一王姓人家的耕田。苗寨这里就是曾祖母陈何氏的外家。何丙清老人就是曾祖母的堂兄弟,可惜老人已过世,其后代并不知晓这段历史。1999年二叔来访时老人健在,具知其状并告之大概:1926年清明节,曾祖陈洪顺清明挂纸,烧纸不慎惹燃了家猫村山林,为避责任把所有田地卖给本村方二夹壳家。一夜之间,全家人逃跑了,他们都不知去向;这也得到了本村方二夹壳后人方顺和之妻的证实。后考证知:陈洪顺携其子陈绍舟迁徙到贵州省安顺市普定县马场镇三岔村居住,其父陈启才和母陈李氏及二弟陈子安迁徙到贵州纳雍县垮桥村居住,其三弟陈万春迁到贵州纳雍县左翼河村居住。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没有到另一处祖葬地桶桶井进行考察,也没有到另一处居住地白秧冲进行考察。

时间已到5点过快6点了,陈典益老伴已杀好了鸡留我们吃饭,邀请我们歇一夜后二天再走,盛情挽留,万分热情。我们对此表示非常感谢,更懂了“只有千年的本家,没有千年的亲戚”这名话的含义。见我们执意要走,挽留不住,,也就没再挽留,互相留了电话号码,并邀我们要经常回去看看。在敬请他们帮忙照看祖坟后于6点我们上车打道回府,结束了这次祖迹考察过程。

我们驱车经贵州省三市四县辖区即安顺市、六盘水市、毕节市;普定县、六枝特区、织金县、纳雍县,行程上千里。路程不为之不远,寻祖不为之不艰。为修谱提供了不少珍贵家史资料,收获颇丰。书以文章,以作纪念。

 

义门陈亶公21世孙 陈应智

二〇一三年三月十六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中华义门陈联谊总会回归庄分会(地址:湖北省浠水县汪岗镇陈庙河)●

    ● 会长:陈云明 手机18995749555       陈氏乐园网 站长:陈得亲| 站务交谈 | ●

Copyright ©2021    陈氏乐园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1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