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寻根觅亲>> 寻根>> 文章列表

岁月的沟壑褪减不了寻根的脚步——癸巳年湖北寻根行

作者:陈德苗   发布时间:2013-03-07 15:40:01   浏览次数:9411
陈氏乐园网一群【陈氏乐园网一群】 陈氏乐园网二群【陈氏乐园网QQ二群】 回归庄宗亲专属群 回归庄陈氏宗亲专属群

 

 .

    壬辰年深秋,我在网上无意浏览至陈氏乐园网这一网页,就认真地细看了一下,同时想起了家父先前经常说起自己的先辈们迁自于湖北。一直以来他也很想替如今散落在镇的这一200余人的陈氏后裔,找到自己远在湖北的宗亲,渴望知道自己究竟属于哪一支系。随后,周末回家便拍下了老谱,在网上联系了几位宗亲,请他们给帮忙看、给以建议。在网上苦找宗亲的过程中得到了义门陈氏好几位宗亲的热心帮助,在此,感谢未曾谋面的几位宗亲的不吝赐教!小女不胜感激!

 

    得青宗亲特意将我写的一篇题为《岁月的沟壑褪减不了寻根的脚步  世事的变迁阻挡不了问祖的情结》寻亲文发在了陈氏乐园网的头版,寻亲文字分为难以确定的迁出地、失而复得的族谱  、祖母讲的故事、沿用的家乡习俗、区别于当地另一宗亲、湖北老家来人、二百余族人的愿望几部分;儒然宗亲帮我看了我们家的老谱,告诉了我们的出处;前鑫也热衷于我们的寻根过程;伦洪老师电话里的亲切语言交流、迫切的寻根心情及寻根路的执着一直激励着我。尔后,一直与湖北的伦洪老师保持着联系。期间,伦洪老师还给我们联系上了现已迁往沈阳定居的明光宗亲。初冬,明光宗亲从湖北来镇,给我们的寻根路带来了更多的曙光。

 

    在几位老哥的热情响应与支持后,我们初步决定癸巳年正月初三去湖北蕲春。年前,将我们的计划电话告知了伦洪老师。初三早8点左右收到了湖北老家伦洪老师的7个电话及一条短信,问我们开始动身了没?中午11点20我们兄妹四人从家里出发,直奔山阳县漫川关,准备从哪里上高速。一路走我就给先前的一个山阳同事电话联系,他告诉我们最近的路线。进了漫川高速入口,我们的车子过武当、跨汉口、直奔目的地蕲春。经过几个服务区我们也是短暂的停留,给车子“喂饱”之后,在武当山服务区买了一点零食,边走边吃,为的是节省时间,早些见到伦洪老师他们。

 

    离武汉还有70余公里时,我却怎么也联系不上了伦洪老师,我的移动卡因为未开通国内漫游,进了湖北地界,就显示为未注册。我只好用我的另一号码不停地拨打伦洪老师的两个电话,却都是无人接听,随即发短信给伦洪老师说明了情况,请他在方便的情况下接下我的电话。短信未回。在这种暂时失去联系的情况下随即我出了一身冷汗,真不知该咋办才好。就手捏着手机随意地翻弄着,可能是祖先们冥冥之中的护佑,在电话簿里看到了蕲春庄另一宗亲的电话号码,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随着铃声的响起,电话通了。我告诉这位联系不多的宗亲我们现在的情况,同时问他可否认识伦洪老师?他告诉我,他现在在九江,他帮我联系伦洪老师,过了一会儿,他发来了伦洪老师的详细地址。此时我一颗悬着的心才得以落下。因为此次陕鄂行,我压力较大,那哥三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大家子,我不愿败了他们那极高的寻根兴致。虽然在与伦洪老师联系未果的情况下,他们什么都没说,但我的确知道自己背负得太多,我不能就这样让哥三个回家没法交代。走完福银高速,转走黄黄高速时,伦洪老师来电话了,他告诉我,中午喝了点酒睡着了,没听见电话铃声。呵呵,伦洪老师让我随时和他保持着联系,他告诉我们怎么走。这时呀,我的那个心呀甭提有多高兴了!

 

    我们在蕲春下了高速,路边的行人告诉我们去檀林还有60余公里,向前走了几分钟,看见路牌指示上还有57公里,家哥就用160码左右的速度直奔檀林。

 

    一个来小时后,伦洪老师和贵芳祖宗在路口候着我们一行。我下车和伦洪老师与贵芳祖宗见了面后,车子就径直开往伦洪老师家的方向。行至门口时,鞭炮响起、礼花炸起,心里顿时一股暖流穿肚而过、左胸膛随之欢跳,知道我们受到了极为热情的欢迎。随后落座,热腾腾的饭菜也陆续上了桌。席间,我们兄妹四人相对而坐,贵芳祖宗与敦焱老师上席落座,祖先别后300余年我们守琉公之后几人相逢在一张饭桌上了,觥筹交错,感谢伦洪老师给我们的这一平台。本来,我想着要单独与伦洪老师喝一杯家乡酒的,想着临行前的些许压力,我却怎么也开不开了口,提不起劲头。可敬的伦洪老师此时却单独邀请我与他干一杯,我强忍着饱含的热泪,一口喝下好多。接着,师母来给大家敬酒,师母短短几句敬酒词,听得人心里好生感动。看着伦洪老师身边的这位通情达理、贤淑厚道的师母,就知道此行收获颇丰那是必然的了!

 

    连续近8个小时的1100余公里的行程,我们兄妹四人都略显疲惫。饭罢,贵芳祖宗邀请我们去他家里看他的族谱,我们欣然应允。在贵芳祖宗家里,我们翻阅了他们的族谱,发现我们共着承惠公之后,这本族谱上详细的记录了彦福、彦禄、彦宗之后的详细情况,而彦祖公之后却是再别图。贵芳祖宗当即决定明天带我们去朱林,那里有许多彦祖之后。

 

    我们在贵芳祖宗家里商量了明天的路线,就准备返回镇子上的农家乐住下,虽然伦洪老师一再坚持邀请我们去他家住下,他说:既然来了肯定要住在他家,他来镇也会住在我们家,不会住在外面。这时,我们还是一致认为住在外面店子里更合适些。伦洪老师看我们这样坚持,也就勉强答应,但他却要坚持和我们一起去农家乐,看着我们住下。我们一行几人坐着车子来到了镇内的一家农家乐楼下,二楼却传来老板娘喊话,她告诉我们还没开门。这时,敦焱老师也循着声音赶了过来,热情邀请我们今晚住他家。经过商议,这晚兄弟三就住在了敦焱老师家,我和伦洪老师一道回他们家住下。

 

    在伦洪老师家,我与他的女儿、女婿、侄儿兴致勃勃地闲谝着,去地图上查看我们今天走过的路线。伦洪老师的女儿告诉我,她们家堂屋墙壁上的地图是伦洪老师今天早上刻意贴上去的,伦洪老师这一天就不停地看地图,说叨着此刻我们已经走到哪儿了?听后,真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那就是回家。

 

    师母拿来一双棉拖鞋让我换上,再次感觉到了这位女性的蕙质兰心。伦洪老师邀我参观他的书房,在书房里,一摞摞《史记》、《文学史》、《族谱》等堆码在几张桌上。在当中的一张书桌上,我见到了伦洪老师陕西、重庆、四川寻亲的所有手写记录及送谱的一张张照片,心里敬佩之情在此时再次升华。许久,师母来催促着我睡觉,说太晚了,早些休息。简单的洗漱完毕,与师母同睡。我一上床就躺下与师母拉家常,师母始终坐在床上与我说道,我让师母躺下说,师母却一直坚持坐着。

 

    凌晨一点多了,我们俩还在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伦洪老师推开门,告诉师母:时间不早了,都累了,早些歇息,明天都还有事儿。我们俩接着又小说了一会儿,师母一直要我紧挨着她睡,说我们俩靠紧些,暖和。她还不停地把我的双脚拉近她的身体,帮我掖好被角。我默然地流泪了,欲语泪先流,不为什么,只为这次陕鄂行的太多感动。和师母的交流,更加明白了伦洪老师对寻亲的那份执着、坚持,对先前的由于某种原因漂流在外定居的族人的挂念、操心,那是一种“一个都不能少”的期许;也知道了师母作为女人的温柔娴淑,她建房的坚强;她支持伦洪老师寻亲的明了;她养育一双优秀儿女的伟大,这些都是我目前见到的女性当中所无法比拟的。

 

    早6:35我给家哥打电话,问他们起床了没?我随即也准备起床,虽然自己临行时带了简单的洗漱的,师母还是给我拿来了牙具、告诉我怎么用卫生间。洗漱完毕,和师母一起去了他们家5楼,看他们房子周围的风景。下楼准备与三位老哥汇合,此时,师母却从柜子里拿出了两双棉鞋,指着这柜子里的很多双棉鞋,让我随意挑选一双换上 ,说我脚上现在穿的鞋子很潮。我婉拒了,我不愿师母的那千针万线在我的脚下磨穿。

 

    我们下楼与伦洪老师、敦焱老师及师母在他们家房子前合影留念,接着去檀林街道购买祭拜祖先的物品。

 

    买好祭奠祖先的物品之后,接上贵芳祖宗,就一道赶往守琉公的墓地,在一世祖的墓前,他们弟兄三个虔诚地跪拜着,伦洪老师在墓旁,祈祷着:“守琉公,您因为历史原因外迁陕西的后人来看您了,您在天有灵要保佑陕西的陈氏后裔人丁兴旺!”烧完香纸,贵芳祖宗与伦洪老师介绍说,守琉公现在的墓地是后来重建的,原来就在山下的小河中心,由于改河就迁来于此。伦洪老师告诉我:李煜的《虞美人》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江”就指现在的这条河流,且他绘声绘色地说起了《虞美人》。接着,我们去了陈坝,路上,贵芳老师指着对面的那块地方告诉我们,此地叫“望江边”,是因为一世祖守琉公之后迁来于此,因为经常想念自己的家乡,经常来此地向对面家乡的地方眺望,故取名之。看到了祠堂旧址,好一湾风水。贵芳祖宗介绍:在文革时,“破四旧”给彻底拆除了,现在只有少许的墙砖传散落在原址周围。现在居住的是余姓人家。来到三世祖、四世祖、五世祖、六世祖、七世祖、八世祖、九世祖的墓前一一跪拜,烧了纸钱,放了鞭炮,燃了烟花之后,我们赶往桐山祭拜十世祖延祖公。在延祖公的墓前,找不见短时间内有人祭拜的痕迹,伦洪老师说,去年初冬他带着明光宗亲前来祭拜过。好在延祖公的墓却依然雄伟饱满,他们三兄弟跪着、弓着、诚心的样子让人一看都是好重情义之人!下山了,他们去了文明宗亲家里,伦洪老师把我们的早饭安排在那。我径直往下走了约300余米,在山这边的公路上记录下了延祖公墓后周围的一些景色。在文明宗亲家里,受到了热情地款待,那个米酒呀真的口感好好!饭间,嘿嘿,文明宗亲给每个人都送了一包烟,一个打火机,竟然还有我的份。我坚决不拿,文明宗亲却执意我拿下,推辞不过,我接下了。这包烟、这个打火机至今还躺在我的包里,我知道这是老家的念想。临行时,文明宗亲的孩子还塞给我们了些营养快线,瓜子。

 

    这就是一条根,这就是一族人,这就是一脉血统!

 

 

    别过文明宗亲一家,我们就直接准备去株林。途中,又和明光宗亲联系,他告诉我们去了之后找谁,给了我们株林的联系人方式。且同时他和那边电话沟通,说我们一行现在要去烦扰他们。这样,我们就直接去了株林镇政府门口候着联系人。在株林政府门口我们等了一个多小时,因为电话那边的宗亲告诉我们他们路上堵车了,没法只有在那等着。期间,伦洪老师去了街道,在一宾馆里查到了株林镇10余位陈姓工作人员的联系方式。我和伦洪老师照着上面的号码拨打着电话,可是结果却不尽如人意。三两分钟后,立新宗亲来电话,说他在街道路口,我们马上赶去与他会合到唐店村,在唐店村一宗亲家里,老哥们小心翼翼地展开了我们的族谱,与他们提供给我们的族谱比对着。我们与他们共到了第十五世,十六世分开,他们就在此永远的定居下来了。

 

    想起我们的祖先也许在那时此地就怀揣着手抄的家谱,毫无目的地的走了,现在想想行前的祖先们当时离开的场景:无论有着怎样的不舍都要离开,无论有着怎样的眷恋都要舍下,无论有着怎样的牵挂都要放下,无论有着怎样的情缘都要割下,无论有着怎样的回忆都要捋下。转头望望倚在堂屋门方的老母,看看蹲在屋檐下抽着烟锅的老父,瞅瞅道场边玩耍的姊妹弟兄。尔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就这样地走了,永远的走了......

 

    三弟兄经过协商,准备买上一整套他们的族谱带回家再好好看看。经过伦洪老师和贵芳祖宗的撮合,立新宗亲他们答应让我们带走一套。围桌而坐,在唐店这位宗亲家里吃饭,我和伦洪老师陪着祖宗坐了一次上席。一阵相互碰杯之后,吃了饭。我们就去祭拜继善公,继善公是唐店村的陈氏后裔及我们共同的祖先。在继善公的墓前,三兄弟边跪着烧纸钱边嘴里祈祷着,请求继善公在天有灵保佑他们寻找到他的第五代子孙福一,可见这三兄弟的一片敬祖思祖之心!围着继善公的墓,他们三兄弟又走了一圈。去祠堂,见到了继善公至现在所有的祖先牌位,心里是怎样的纠结,这里原来也应该有福一公之后的牌位,可是,有着太多的假如。。。。。。

 

    在这里,他们三兄弟当即决定,无论再难,都要用心去找找,哪怕真的找不见,只要找了也心甘。拜完祠堂里供奉的祖先与祭拜了福四公墓之后,立新宗亲带我们去见剑锋老先生,他是良二房等族谱的编撰者,现在八十有余。在剑锋老先生家里,我们见到了他本人,听完立新宗亲简单的介绍之后,剑锋老先生断然拒绝了和我们的合影留念,他说我们是福一之后,与他们无关。在立新宗亲、伦洪老师、贵芳祖宗等另三位我至今仍不知姓名的宗亲的一番劝说下,剑锋老先生告诉我们:他只知道福一迁走了,其他的他手上没有任何资料。伦洪老师、贵芳祖宗替我们想着办法,问剑锋老先生我们可否靠在福四之后,老先生沉默着,立新宗亲他们此时也在不停地给老先生解说着,伦洪老师说:你是族老,你说了算的,你只要点下头,后辈们没有不许的。剑锋老先生思考了良久,说可以。立新宗亲转过身告诉我:靠的时候要用一段文字将中间的过程记录下来,我不停的点着头,记下了他说的话。贵芳祖宗告诉立新宗亲他们:就是最后真找不见了的话,想靠过来也要把我们这一支系的人靠在大房,因为福一当时是老大,为贵芳祖宗的细心感激!同时伦洪老师交待:万一要靠过来,要把我们收了的这本族谱复印一份放在祠堂里保存着,为伦洪老师的周到致谢!别过剑锋老先生,当即决定先送贵芳祖宗和伦洪老师回檀林。在路上,伦洪老师接到了一个唐店的陪我们一起祭祖的一个宗亲的电话,他说他儿子在自家门前已摆放好了烟花、鞭炮,迎我们去他家。伦洪老师告诉他:我们还会回去的,这次事件紧,下次一定回去拜访他的。在这里,一并感谢这位我暂时还不知尊名的宗亲,感谢了!

 

    在伦洪老师家门口,和他们一一作别,我们兄妹四人就启程返回。路上,四哥的话明显比来时多了很多,他们三兄弟一致认为蕲春还是要再回来的,最重要的是要继续寻找我们的老祖宗究竟由那个具体的地址迁自于镇的,不能着急的盲目的去靠往福四公。

 

    晚上夜宿于随州,吃罢晚饭,他们三兄弟先后入睡,我却还在忙着找资料,看明天究竟是回家还是返回黄石。在联系未果,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凌晨两点多我睡下了。早上,我们吃过早点,就往家的方向赶。下午1:03分我们回到家里。

 

    回家,心里重矣、沉之也。这次寻根行弗得见福一后也,就这样止之焉。

 

    陈氏乐园网 站长:陈得亲特注相关寻亲文章链接 http://www.chen98.cn/article-5478935-1.html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中华义门陈联谊总会回归庄分会(地址:湖北省浠水县汪岗镇陈庙河)●

    ● 会长:陈云明 手机18995749555       陈氏乐园网 站长:陈得亲| 站务交谈 | ●

Copyright ©2021    陈氏乐园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1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