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陈伟鸿:在《对话》中不断学习 - 陈氏乐园网 - 义门陈|陈氏|陈氏网
当前位置:首 页 >> 名人>> 陈氏名人>> 文章列表

主播陈伟鸿:在《对话》中不断学习

作者:陈得亲   发布时间:2012-09-09 13:18:14   浏览次数:3633
陈氏乐园网一群【陈氏乐园网一群】 陈氏乐园网二群【陈氏乐园网QQ二群】 回归庄宗亲专属群 回归庄陈氏宗亲专属群

 

 

主播陈伟鸿:在《对话》中不断学习

 

    编者按:主持人要想在事业上做出一番成就,不仅要培养自己强烈的职业兴趣,还要养成谦逊不燥、笃学反思的习惯。在和观众互动中不断找到主持的乐趣和动力,让每一次的主持都变成自己智慧的凝练。一个主持人最精彩的时刻不是风光熠熠地站在舞台上,而是不断把最完美的节目呈现给广大电视观众。当你的节目成为许多人无法割舍的一场思想盛宴时,这时作为主持人的价值才能凸现出来。今天,我们特邀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陈伟鸿,请他为广大读者讲述他绚丽多彩的主持人生。

    陈伟鸿,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在入选中央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前,在1993年考入厦门人民广播电台做兼职主持人,并创出《厦广音乐排行榜》、《红红工作室》、《知心音乐直播室》等王牌节目。进央视后所主持的《对话》栏目是中央电视台经济部2000年7月全新改版之后推出的一栏演播室谈话节目,每次时长60分钟,是中央电视台播出时间最长的严肃节目。是中央电视台最优秀的主持人之一。刚刚获得2012年“第九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优秀主持人奖。

    善于观察 不断学习

    陈伟鸿算得上是地道的福建人,1968年6月26日生,从高中开始,演讲便是他的强项。他从福建师大英语系毕业后,先是在厦门电视台做过几年兼职主持人,后来成为专业的综艺节目主持人。他说:“我在主持方面没有经过任何专业的培训,惟一的优势就是善于观察,愿意不断地学习。” 

   与央视《对话》栏目另外两位女主持相比,没有MBA学位、没有出国求学经历的陈伟鸿比较低调,但他却能充满自信地站在演播厅里,与那些可称之为“社会精英”的嘉宾自由交流,把一期又一期精彩的《对话》奉献给观众。有人说是《对话》成全了陈伟鸿,也有人说是陈伟鸿成全了《对话》,他说:“我和《对话》的结缘应追溯到2001年主持人大赛。当时是在朋友的劝说下去参加比赛的,一路稀里糊涂就上来了。《对话》把央视主持人大赛5个小组第一名都请去试镜,制片人发现我的观察能力比较强,就这样我进入了《对话》。”  

    刚开始接手这个节目的时候,陈伟鸿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因为那时《对话》已经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但主持人阵容非常不稳定。节目也试过请一些专家做主持,但都以失败告终。最后大家总结出电视节目不是写论文,也不是发表研究专著,主持人必须要有驾驭现场的能力,只有满腹经纶是不行的。陈伟鸿当时也担心自己知识的断层,但当他投入其中时,发现通过用心的学习是可以适当弥补的。他平时去听MBA的课程,学习一种方法,通过课堂上的氛围,领悟到更多的东西。

    除此之外,陈伟鸿还意识到,《对话》的主持人其实是一个观众的代言人,如果希望观众能看懂这个节目,提出的问题应该和他们处在同样的角度。《对话》不想把节目做成艰涩的探讨,因为电视毕竟是大众媒体,只要能从其中提炼出一些有启发的观点,实现智慧的碰撞,也就达到目的了。

    在《对话》中,陈伟鸿有机会与很多人渴望见到的嘉宾直接交流,这种学习是非常有益的。他说:自己是和《对话》一起成长的。通过《对话》他还有一个很大的收获,就是逐渐被大家认可。如果一个主持人,没有把被观众认可作为自己的目标,那很可能会忽略他们的意见、他们的存在,自己也不是一个合格的主持人。

 

    慎独 外修于形内养于省
 
    传媒期刊秀:《今传媒》记者(以下简称“记者”):您好陈老师!您的阅历与经历都很丰富,从厦门人民广播电台到中央电视台,做过电台和电视台的主持人,您觉得两者如何才能更好被受众接受?
 
    陈伟鸿:电台节目主持人是广播发展到一定阶段,为了更能吸引听众的注意力,并适应双向交流的情感需求应运而生的,因此堪称时代的产物。电台节目主持人与传统意义上的播音员不尽相同,前者更加强调与听众的交流,所以更加需要有个人魅力。电台节目主持人的个性魅力,包括较好的外在形象,辨识度以较高的嗓音、及些许的神敏感;电视节目主持人是电视媒介的形象、代表和门面,是电视媒体水平高下的反映。所以,电视节目主持人魅力无疑是提升电视节目影响力,达到最佳传播效果的一种有效途径和手段。魅力是人与人交往中很吸引人的一种力量,而电视节目主持人魅力是主持人通过电视这一大众传播媒介对电视观众所产生的吸引力。在灿若星河的主持人队伍中,优秀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在主持节目的过程中所产生的独特魅力深深吸引着观众,而这种魅力所生发出的特殊的“场”效应,有效抓住观众眼球便可使受众接受。
 
    记者:您从福建师大英语系毕业后,先后在厦门电视台做过几年兼职主持人,随后创办《厦广音乐排行榜》、《红红工作室》、《知心音乐直播室》等王牌节目;最后又成为专业的综艺节目主持人。我们知道您在主持方面没有经过任何专业培训,请问又是什么让您在主持传媒这条路上走的这么远又这么久呢?
 
    陈伟鸿:每个人往往在自己的岗位上克服诸多困难从而不断前行与进步,这是需要一种永不动摇的动力,恰恰这种动力不是坚持、不是坚韧,而是对本职工作的认知与喜爱。之所以能在主持的这条道路上小有成绩,主要归结于三点:1.兴趣。爱因斯坦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兴趣可以让人主动接触到更多该领域的内容;能够驱动人去及时地寻找问题的答案或解决方法,推动实际问题的解决;更容易让人质疑思辨、在不知不觉中复习回顾与重温;兴趣的重要性就在于人们能够提出比较具体的学习目标,并很容易从专业的学习中获得成绩和成就感且不易让人感到疲惫。2.主持人的专业素质与素养。主持人的要求就是要有扎实的基本功、独立地思考与判断能力以及平日的积累与历练3.回顾自己,审视自己。每一个阶段都要有所进步,每一步都不能浪费,不能错过。古人云:“吾日三省吾身”,即要在不断地反思与自省中,正确审视自己,从而达到“外修”与“内省”。
 
    记者:您能充满自信地站在演播厅里,与那些可称之为“社会精英”的嘉宾自由交流,把一期又一期精彩的《对话》节目奉献给广大观众朋友。有人说是《对话》成就了陈伟鸿,也有人说是陈伟鸿成就了《对话》,对此您是怎么看待的?
 
    陈伟鸿:首先,感谢那些对《对话》栏目以及对我本人厚爱有加的受众群体们,正因为他们的大力支持与鼓励才成全了今天的《对话》和我。其次,《对话》在舞台上的光鲜熠熠,离不开幕后整个团队及其工作人员夜以继日的辛劳工作,没有哪一个个体是完美的,只有整体搭配起来才能释放出团队中的最大能量,使得《对话》暂露头角,备受关注。最后,至于《对话》成全了我或是我成全了《对话》这个问题不能单一去看待。主持人仅仅是个“符号”,栏目则是符号的载体,载体让符号更具魅力,符号使载体更为充盈。恰恰,《对话》找到了彼此的影子,进而彼此成全、相互成就!
 
    记者:您主持过很多节目,您觉得在您主持的节目中,哪种节目类型是您喜欢的?哪一期是您最满意、印象最为深刻的?
 
    陈伟鸿:自《对话》开播至今已十一年之久,成功录制了五、六百期节目。让我记忆犹新的节目数不胜数,但作为对主持人来讲,使自己印象深刻且最满意的节目主持不外乎两方面:一方面是在台上能够将平时积累、沉淀的主持人专业的内在修养转化为一种从容、机智、敏锐的舞台表现、发挥个人才能,对节目有一定得对时间的把握能力、谈话内容的掌控能力以及舞台的驾驭能力,并且不拘泥于节目形态与形式;另一方面,要深刻认识到“每一期节目都是职业生涯中很重要的一步”这一观点,应认真回看、查漏补缺,在反思中弥补不足、进而完善自己。我想使我最喜欢、最满意、印象最深刻的节目应该就是在主持时发挥自己平日积累且使自己不断进步的节目。特别是2012年初,我荣幸作为中国经济的年度盛典评选启动仪式的主持人,见证了那些为社会进步、经济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经济人物的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当时用三个词形容我的感受:自豪、充实、欣慰与兴奋。
 
    记者:如今已步入传媒经济时代,节目的好坏与其产生的社会影响及收视率密切相关,《对话》作为央视一档谈话节目当然也不例外,在收视这一方面,您会不会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如果有,您又是怎样减压的?
 
    陈伟鸿:不可否认,曾几何时“万恶收视率”的说法一直是衡量节目好坏的唯一标准。作为一项大众性普及度较高的传播媒介,电视节目为广大受众所接受、所认可,收视率的高低多少,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节目的传播和评价,也曾对电视节目培育观众意识、建立测评机制起到一定的作用。由于全传媒和大传媒时代的到来,媒体已经不再将收视率作为唯一指标,而是重视收视率而不唯收视率;将单一的收视指标综合化,提出一种综合判别、衡量的评价指标。
 
    主持人当然是有压力的,而且比较大。这种压力来源自不同层面、不同方式、不同程度。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1.社会舆论压力。只有在社会舆论压力减弱的现代社会,电视节目才能坚持自己的思想、自己的风格、自己的定位。电视媒体不能仅以社会舆论为导向,不能因为小众的好恶而摒弃一个未来几年来发展有潜力且受益于大众的节目;也不能仅为打造妇孺皆知的节目,而转变节目定位,所以我们既要做好自身的节目定位,更要转变思路。2.节目定位与品牌压力。《对话》的收视压力,更多来源于小众节目定位。品牌是节目的标签与定位。从对节目的策划无奈地侧重市场规律忽视艺术规律中解放出来,进而把重点放在栏目的研发和改进上,从而形成良性循环。这是一个突破性的改变,对于精神文化产品,其柔性的评价和注重长效的前景效果,也会促进和激励制作者的探索意识、创新精神,可以有力地促进节目制片人关注现实、勇于尝试,创造新的节目样态,丰富电视节目,在管理上,更能体现出人文情怀。3.广告商压力。在价值评价体系中,不仅仅是舆论和口碑的压力,更重要来自于竞标广告商的压力。一是如果取消商业广告,同行觉得开了头,舆论形成了不小的压力;另一方面的压力则来自财务平衡和发展后劲问题方面。
 
    记者:我们知道,十七届六中全会做出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决定,再次强调“加快发展文化产业、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您认为我国经济与传播在这样的背景下存在着怎样的关联?
 
    陈伟鸿:经济基础是社会发展前行中的必要动力,文化传播则起到催化剂作用。换言之,离开了经济基础,文化传播则是无本之木、无米之炊。文化传播是现代社会促进经济发展的重要工具。无论是电影、电视剧、出版物,还是新兴媒体、数字媒体、车载媒体等无疑都是在为我国经济摇旗呐喊、鼓呼叫绝。文化传播与经济发展的关系是相互支持、相互促进,经济发展的水平决定文化传播的水平,文化传播的发展又会大大地促进社会经济的发展。
 
    记者:全传媒时代的到来无疑对传统媒体产生一定冲击,您是怎样看待新兴媒体对传统媒体,特别是电视媒体的冲击?电视媒体又该做出怎样的调整?
 
    陈伟鸿:新兴传媒异军突起后,信息进入快速、迅捷的碎片化时代。这种时代的到来造就了人们浮躁、肤浅的心态。碎片化的网络信息琳琅满目、无从下手,巨大的信息量削弱了人们对阅读信息的渴望,尤其是当受众看到整版的信息时却不能在第一时间找到哪些才是自己感兴趣的信息和自己需要的有效信息。而传统媒体则不会出现诸如一心求快、求证难度大、非理性的新闻价值观等问题,传统媒体一直秉着树立纸媒的新闻舆论领袖地位,勇于承担传媒业新闻报道的社会责任,尽最大力量提升纸质媒体的公信力。传统媒体依然可以屹立不倒、捍卫自己的地位。
 
    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全传媒时代到来后的新兴媒体,传媒在社会中长期以来都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全传媒时代的到来无疑对传统媒体产生一定冲击,也有人说传统媒体,特别是电视媒体现在已是日薄西山。我却不这么认为,反之,我则会用一个词来定义于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两者间的这种矛盾冲突,那就 是“抗衡”!“抗衡”不是一个悲观词语,恰恰它传达的是一种冲击、一种挑战、一种迎难而上的决心。电视媒体较之新兴媒体有太多的自我优势,例如:在节目制作方面,更精心雕琢、更合乎时代脉搏、更贴近于大众传播;在节目内容方面,题材多样、内容涉猎面广,使受众更为受益;在话题的剖析方面,多角度、多领域、深层次对其进行剖析;在工作定位方面,更注重内容的真实性与受众的群体性等。对外界的电视消亡论,和当初传统平面纸媒遭遇“互联网危机论”一样,传统电视媒体不但不会消亡,反而在电视互联网化、智能化后拥有更大的舞台。
 
    记者:您在2010年首次当选央视年度“十佳主持人”、“第七届全国德艺双馨电视艺术工作者”、2011年获得“中国播音主持金话筒奖”,这是对您的最大肯定,您对此有什么想法?在以后的传媒工作中有什么规划?
 
    陈伟鸿:我觉得奖项是你事业的一个起步,或者说事业的另一个开始,应对奖项有着客观正确的认识。不能可认,奖项对我们工作、生活等多方面有着莫大的推进与鼓励作用。至于规划有点遥远,但对已经走过十二个年头的《对话》栏目来说,寄予两点希望:1.转变节目受众定位,从小众的受众群体转变为更为宽广的大众群体,准确把握电视观众需求,使电视节目更有针对性与实用性。2. 转变观念,把对电视节目的社会效益放在首位。我国的电视台由政府出资建设,是公共传播的平台,本质上都是为了满足公众的文化需求。因此,无论是新闻报道还是电视节目播放都必须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即使进行商业运作,其目的也应是为了更好地满足公众的文化消费需求。3.打造精品节目,刷新《对话》亮色。媒体从业者们在工作中,最首要的任务不是将节目市场化,而是要赋予节目文化内涵,打造有文化、有底蕴的精品节目。
 
    记者:您的奋斗经历一定会给那些想进入主持行业的年轻人很多启发,他们应该从那些方面多做努力,应该注意那些问题?您对梦想进入主持行业的年轻人有什么勉励话语!
 
    陈伟鸿:想迈进主持行业的年轻人,首先要有兴趣,一旦对某事物有了浓厚的兴趣,就会主动去求知、去探索、去实践,并在其中产生愉快的情绪和体验,从而完善自己,提升自我。其次要认准目标,对传媒行业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切勿随波逐流。再者,应做到并提醒自己,要经常进行自我反思:迈出的这一步是不是更接近目标。最后,要踏实努力,要成就自己的学业和人生,没有捷径,只有靠勤奋、刻苦。自己应有所思考,这是一种感悟,一种领悟,更是一种进步。最伟大的不是光彩熠熠的站在舞台上,而是把自己最满意的、观众最接受的节目呈现出来,让自己从中进步,让受众从中受益。

    获奖情况

    福建省“双十佳”新闻工作者、福建省第九届政协委员、“特区建设青年突击标兵”、“第九届福建省电视艺术奖优秀主持人”;

    2001中央电视台全国电视节目主持人大赛 铜奖及观众推荐奖等。    

    2003全国城市电视“十佳”节目主持人;   

    2003金话筒“百优”节目主持人;

    2004年度中国电视节目榜 最佳财经节目主持人;  

    央视2009年度“优秀播音员主持人”。   

    2010年度甲等级双十佳主持人。   

    2011年“中国播音主持金话筒奖”。

    2012年“第九届中国金鹰电视艺术节”优秀主持人奖。

 


 

陈伟鸿:CCTV新一代魅力男主播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中华义门陈回归庄联谊总会(地址:湖北省浠水县汪岗镇陈庙河村)●

    ● 会长:陈定海 手机18907168123  陈氏乐园网 站长:陈得亲| 站务交谈 | ●

Copyright ©2018    陈氏乐园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