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新闻>> 陈氏新闻>> 文章列表

【母亲节特刊】杨澜与网友分享“母亲的故事”【文字实录珍藏版】

作者:陈得亲 录入   发布时间:2012-05-11 11:26:34   浏览次数:3737
陈氏乐园网一群【陈氏乐园网一群】 陈氏乐园网二群【陈氏乐园网QQ二群】 回归庄宗亲专属群 回归庄陈氏宗亲专属群

 

 

 

杨澜与网友分享“母亲的故事”

 

【文字实录珍藏版】

    2012年4月19日,在母亲节即将到来的时候,新华网公益频道邀请杨澜做客新华网,与网友分享“母亲的故事”,畅谈爱心、公益慈善等话题。

图为杨澜谈“明星妈妈”感受。

文字实录珍藏版 >>>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华访谈。我们今天为大家请到的嘉宾,她的身上有很多光环,在别人眼里,她的成功让人吃惊,不论是在工作、家庭还是事业都很完美。她是很多人心中的榜样,她是一位优质女人。她就是杨澜!杨澜您好!欢迎您作客新华网。 

    [杨澜]感谢主持人对我的溢美之词,其实我没那么完美。新华网的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其实是从您的简历看到很多辉煌,这是勿庸置疑的,也有很多女性对你有一种崇拜,我看您在《天下女人》中在推行一种理念叫幸福力,您是特别在乎女人的心理感受吗?

    [杨澜]我觉得男人和女人都应该把幸福作为第一目标而不是成功。我发现有些男性过多地看重自己的社会地位以及权力和财富的时候,我觉得人生是有了某种扭曲,与此对比女性比较接近生命的真相,也可能我们有哺育生命的真谛,所以我们可能更接近人的本真的东西。比如女人经常把幸福感放在成功之上,对于女人来说人际关系对于我们的影响更大,亲子关系、同事关系包括我们和自己的关系,如果我们身边有人和我们吵架了,我们难过的时间可能比较长,孩子和我们一笑我们可能又高兴好几天。相对而言我们是对情感品质更关注的物种。

    [杨澜]从去年开始我们《天下女人》就想推广一种幸福力的概念,就是说幸福不仅仅是一种状态,更是一种力量和能力,而且是可以学习和分享的。其实现代的积极心理学已经证明,当我们有意识地改变自己的心态和某种思维方式时,我们自己的心理状态和我们周围人的幸福感都会与众不同。比如当我们能够更好地调整心态,用一种积极、阳光的方式面对我们的困境、面对我们繁重的工作和生活压力时,也许我们的爱人会更幸福,也许我们的孩子会更少一点焦虑。所以我觉得女人往往是我们家庭和情感的中心,如果我们能够更掌握好幸福的方法的话,我们周边的人也会幸福。

    [主持人]听完您说的我感受特别大。

    [杨澜]你刚刚做母亲是不是?  

    [主持人]是,我主要是感觉像别人说了一句话可能一整天状态都不好。  

    [杨澜]是,我们有一个心理实验,问所有的人一天90%以上的时间在想什么?其实每个人都在想自己,并不是想别人。但是为什么我们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总是在想:别人怎么看我?我要是做坏了别人该怎么笑话我、领导怎么看我?同事怎么看我。其实我们把过多的精力用在担忧别人对我们的反映,而别人实际上没有那么多时间管我们的事,他们都在忙自己的事。如果我们知道这一点常识,我们就会有更多的自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必过多地担忧别人对我们的看法。

    [主持人]您觉得这种感受是和年龄有关吗?

    [杨澜]当然,肯定会和人生的阅历有关,但是我们越早知道这些普通的常识,不是越多地获得情感的自由和创造的空间吗?我还是很相信人的能动性的。比如说过去有生物学家发现我们脑的活动、神经原的活动实际上是有一半是基因决定的,但如果我们有效地调整我们对环境反映的模式的话,我们甚至会改变我们神经原之间的电流反映或者说是生物化学反映的频次,也就是说我们后天的力量甚至可以改变基因的一部分。

    [主持人]是说可以改变性格吗? 

    [杨澜]也就是说性格有一部分是可以改变的。大家说性格决定命运,这就是你对环境反映的模式会影响你对人生的抉择,而这种抉择也是你人生的轨迹,如果你改变了反映的模式,你的命运也会发生改变。  

    [主持人]我真的是要替很多女性谢谢杨澜。 

    [杨澜]我们会把这些很好的理念经过科学证实的理念能够传播出去,让大家获得更多的自信和力量。 

    [主持人]我想这才是真正现在女性所需要的。

    [杨澜]对。 

    [主持人]之前我看到您在博客上发布一个消息,下个月马上就是母亲节了,您在征集母子之间的故事作为母亲的礼物,您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方式呢? 

    [杨澜]我们的节目《天下女人》在湖南卫视播出有很好的收视率,我觉得其实女人是关心我们的关系的,刚才我所说的亲子关系、周围环境朋友、同事的关系,这些关系对我们很重要,我们也很敏感。其中亲子关系可能是特别要命的一个,特别是你做了妈妈可能也会知道,这可能是我们心头最柔软的一块地方了。我自己的孩子是女儿,我自己也是母亲,所以我觉得亲子之间的这种关系是非常可贵的。像我们有上千个网友给我们发来他们的微博,还有他们给母亲或者母亲给孩子的短信,读了很有同感,因为这是一种很普世的价值,或者说是人和人之间最可以沟通的情感。比如有些妈妈写得很好,她说“我想告诉我的孩子,我特别感谢他们让我有一个为他们操心的机会”。然后有些孩子也说“我小时候妈妈是我的偶像,等到我十几岁时,妈妈是我的敌人(因为开始叛逆了),等我自己做了妈妈以后,我觉得妈妈是我的朋友”。我觉得女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的,充满了很多戏剧化的元素在里面,但其实也是我们心里最可靠的地方,无论我们走得多远,无论我们生命中遇到多少挫折和困境,但是你要想到,世界上有一个人是无条件地爱着你的,我觉得这都是一种巨大的力量。

    [主持人]以前我们与母亲的表达可能不是那么直接,现在表达的方式可能更多了一些,那你对你自己的母亲怎么表达你对她的爱呢?

    [杨澜]我觉得就是把她当作我自己的孩子,我妈妈已经过了70岁了,我可能越来越多地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这么说可能从我们传统的文化上不应该这样,但是我觉得恰恰是应该是还原生命本真的东西,老小孩、老小孩就是说老人要哄,你要哄她,让她高兴,陪她去买东西,跟她说说开心的事情,我觉得我现在把我妈哄得挺好。 

    [主持人]那自己的两个宝贝会不会哄你? 

    [杨澜]我把我自己的孩子当成平辈看,我不哄他们,我通常会和他们讨论我所遇到的社会现象,比如我会跟他们讨论有的学校给孩子戴绿领巾你们怎么看?有个学校让孩子背教条的东西你们怎么看?我很尊重他们的看法,我觉得作为母亲鼓励和尊重他们个人的人格是对孩子最好的教育。我也跟他们说,你们母亲节给妈妈写信都有一种俗套了,比如妈妈受了多少苦,为我怎么怎么辛苦,怎么又添了白发什么的,我说你不需要这样想,因为有没有你们,妈妈都会有白发的,所以没有关系,但是你要想有了你们妈妈觉得很开心、很骄傲,而且妈妈的付出也不是单纯的牺牲和辛苦,而是一种双向的情感的沟通,其实在整个过程中都是很快乐的。所以我想这种亲情不应该成为情感的负担,应该是一种非常平等、快乐的交流。 

    [主持人]平时你跟孩子待在一起的时间多吗?会以什么样的状态和他们在一起呢? 

    [杨澜]这可能要看怎么比,可能不如有一些妈妈多,但是我觉得和孩子交流得还是比较深的,有时候他们会跟我说在学校遇到了什么事了,和同学吵架了心里怎么不高兴了,或者觉得老师委屈他们了,他们会和我谈这些事,我会给他们提一些建议,但是我不会包办他们的问题。

    [主持人]那您觉得对于男孩和女孩的表达方式和教育方式有什么不一样?

    [杨澜]我知道过去有一种说法,什么富养女儿、穷养儿子,对儿子要严一点对女儿要宠爱一些,其实我对他们没有太大的分别,我都鼓励他们有自己的见解,比如有一次我女儿回来和我谈一个事我特别骄傲,她参加学校之间的演出,学校之间汇演她突然病了,就有其他同学替补她的位置去表演了,演出后老师按照大家的辛劳要给一些小小的表彰,她觉得自己没有完成最重要的一场演出,她就把自己被表彰的机会让给了其他的同学。 

    [主持人]会有一些失落吗? 

    [杨澜]也不是,她就觉得有人更应该比我值得得到这个奖励,回来就得到了我热烈的表扬,我就觉得特别好。因为我希望他们从这些课外活动中真正得到的是乐趣和成长还有友谊,而不是得到某一个奖励,将来能加个分什么的,我觉得那个是次要的,所以我特别鼓励他们这样。  

    [主持人]我觉得杨澜对孩子的教育还是比较有自己的特点的。前段时间我看到一则新闻也在说一个孩子一学期的补课费用要十万块钱,您怎么看待这种高价和名师的补课班呢?自己的孩子有没有上这种补习班?

    [杨澜]我的孩子不上任何补习班,因为我总是跟他们说,你们在学校上课应该全神贯注地学习,回来把作业作好,老师给你们加的适当的课外习题去完成,但是我也不给他们加另外的课外习题。有很多家长买各种各样的练习册让孩子做,我觉得那会把孩子学习的乐趣完全扼杀掉了。但是这里面也有困惑,比如孩子班里其他同学都被父母送到奥数班,老师有时候因为奥数班讲过了,上课就不再仔细讲了,而我的孩子没有去。

    [主持人]会影响分数吗? 

    [杨澜]其实他们的学习都挺好,我觉得如果因为没有参加课外补习而失掉了分数我一点都不怪他们,你把老师课上讲的东西都掌握了我就挺满意了,我是那种90分万岁的那种。但是我特别注重他们体育锻炼的时间,我觉得青少年特别是中国青少年整个体质发育的都不够。而且我特别相信健康体魄是健康心理和强健意志力和思考能力的基础。虽然不需要像毛泽东风雨之中去爬山的经历,但是我很鼓励他们每个星期要有比较多的时间去进行体育锻炼,有自己喜欢的艺术或者是弹琴或者是画画,这也是由他们自己来选的。其他的学科方面的补课我都不给他们安排。  

 

    [主持人]您是一位明星妈妈,也访过很多明星妈妈,那您觉得当明星妈妈的孩子和普通孩子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  

    [杨澜]我觉得可能要去教会他们怎么样应对别人不同的反映,确实也有这种情况。我记得我女儿上小学的时候班里第一次评班干部,她的得票很高,但是也有同学就说了,是不是因为某某某妈妈是谁,她回来就哭了,她觉得很委屈,她的确学习也不错,而且特别愿意给其他同学服务什么的。后来我就跟她说,我说你有三个选择:第一你找这个同学和他理论一番;第二你就不干了,这就证明你根本不在乎当不当干部;第三就是你好好做,到下个学期的时候看大家是不是还能评你做,这就证明了你自己的能力。我说这三个选择你自己看着办。她想了半天:那我还是选第三个吧。对啊,我就说第三个就挺好,你要学会正常地做自己的事,而不要在别人的评论下改变了自己的初衷,我觉得这方面我需要对他们有一点心理的支持。

    [主持人]我觉得这个特别重要,包括孩子长大后他面临很多抉择和评判,他如何做出自己坚定的选择。 

    [杨澜]没错。

    [主持人]您觉得您的孩子会不会有一些优越感,很多孩子的父母觉得自己条件不错,觉得国外的教育比较好,会把孩子很早地送出去,您会怎么选择呢?  

    [杨澜]看你怎么说这种优越感,我觉得我的孩子对他们母亲所做的工作是感到骄傲的。但如果你说的是物质条件的话,她们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攀比心态,甚至我的孩子在学校里老师都说她是穿着最朴素的几个孩子之一。我从小不培养他们在这方面过多的攀比或者说是超过这个年龄应该有的兴趣,我觉得这个年龄就应该玩、把自己弄得很脏、接触大自然,我鼓励的是这方面的东西。

    [主持人]那她会受周围同学的影响吗?比如会不会和别人攀比?

    [杨澜]不会,我会说一个孩子就应该穿着很普通的校服、牛仔裤、体恤衫,你不是成年人,不必追求这种时尚的东西。所以可能从小他们也不会特别关注这些,我觉得挺骄傲的是他们是非常正常的孩子,这一点是我自己感到非常骄傲的。当然,他们以后会面对各自不同的人生挑战,我觉得作为一个母亲最重要的是培养他们有一个非常健康的心态,非常自信地去解决他们自己所面临的问题。我不赞成过小地就离开父母,人类的孩子要长到15岁左右才在生理以及心理上渐渐地成长,而不像角马的孩子一生下来就会站立了,所以这就说明了我们这个物种的成长期是比较长的。我觉得作为父母来说让孩子感到我们的爱无时无刻不在他们身边是很重要的,很早的离开我不知道在生理学或者社会学上有没有什么研究的数据,我觉得可能也是因孩子而异,有些孩子可能能很好地适应独立生活,和父母也有更亲密的关系,但是有些可能就觉得被父母过早地扔到一边,感受不到爱的话给他们造成心理上的空白就得不偿失了。  

    [主持人]我觉得杨澜特别在乎孩子的心理,前段时间有一个很震撼的新闻,一个12岁的男孩杀死姑姑全家,男孩父母离异,寄宿在姑姑家。一个还是一脸稚嫩脸的孩子,真是不敢相信!如何拯救孩子的心灵?很多人对这个新闻都很震惊,才知道我们应该更关注孩子的心理。 

    [杨澜]几千万留守儿童也让我们开始关注这些孩子长大后会不会有某些心理阴影,父母自认为要为孩子打拼的时候孩子们感到的是不是爸爸妈妈不爱我,他们不要我?他们会有心灵的疑问,如果父母不很好地解答他们的疑问的话,这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一种损失。我觉得其实作为父母来说,最重要的是让孩子感受到他们是被爱着、是被需要的,而且这种爱是不会离开他们的,我觉得这才是我们最重要的使命,我觉得现在整个社会都需要关注心理的健康,包括成年人也是这样,我们很多的成年人心理是不健康的,我们自己心理的不健康也会影响到孩子。比如我们某种意义上灌输给他们的:认为分数和成功是取决于父母是否爱他们的标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恐怖的标准。 

    [主持人]我还看到一则新闻,就是一个孩子的父亲因为不得志的失落感甚至亲手打死了自己的孩子。

    [杨澜]天啊,这完全是病态了。我觉得随着中国整体经济的发展和普遍生活水平的提升,现在已经进入到了全民应该关注心理状态的时候了。包括我们的父母这一代,他们经历了很多的社会事件,政治运动等等,他们都受到了心理的某种创伤,但是没有人正面抚慰过这种创伤。而且我们成长起来总觉得外在的因素是我们成功的要素,认为我们一定要得到某种东西才能证明我们幸福,而实际上心理学证明,我们是否幸福是在我们内心的,而不是当你升到局长时你才幸福,也不是当你儿子考到99分时你才幸福。我们应该把更好、更健康的幸福观念和我们的孩子去分享,而不是说我如果考到70分我妈妈都不爱我了,这个太恐怖了。

    [主持人]您这么关注人类心理方面的问题,这是不是您在创办阳光文化基金的同时,也兼顾了有关孩子心理方面呢? 

    [杨澜]这个可能是互为促进吧,我对心理的兴趣是在我年轻时代就对心理学比较有兴趣。后来做传媒就是和人打交道,一个人坐在你对面,你从他的气质、心理、言谈有一种比较快的捕捉能力,这是我们职业的训练,另外和人做访谈的时候这种心路历程和一个人的成长背景是我们访谈的一个很重要的切入点,所以就会不自觉地累积这方面的观察和经验。后来也和很多心理学家成了朋友,我就会发现其实有些真的是心理学的常识,如果我们大家都有这种常识的话就像我说到的我们的幸福更重要的是来自于我们周边很紧密的圈子的人对我们的认可程度,真正与我们幸福相关的人不会超过十个人的。你掰着手指头数数如果他对我们生气了我们的一天都会不快乐的这样的人是很少的。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了。 

    [杨澜]说到阳光文化基金会,我们在过去的四年当中做了一个项目叫“阳光下成长”,其实这也是一直在积累一种经验,2007年我们是当时给北京的两所公读学校,所谓的问题学校和中央芭蕾舞团开办了“阳光下成长”的活动,当时给这些少男少女提供了60天芭蕾舞的培训,这个目的不是为了让他们成为舞蹈家,而是让他们对自己行为的训练和审美的提高。最后这些孩子和国家级的艺术家一起在台上表演他们在台上说的话让我特别感动,他们说“爸爸妈妈我只想证明我不是一个坏孩子”。后来我就发现艺术教育不是一个仅仅的素质问题,而是一个人格的培育和性格的培养。后来我们把这种培育发展到流动人口的孩子学校里,这些学校里有了师资上数学、英语,但是缺少师资上艺术教育,后来我们发现艺术教育可以让这些孩子更好地让他们对父母进行表达。我们那时候去的时候有的问孩子你的父母是做什么的,有的说我的爸爸是卖菜的,有的说我的爸爸是换灯泡的,说到这些他们眼泪都掉下来了,他们非常理解自己父母的辛苦,但是却不太会对父母表达自己的孩子,但是他们通过绘画和音乐对父母有了很好的表达。

    [杨澜]我记得有一个孩子自己很喜欢弹吉他,他偶尔弹了一次吉他觉得特别喜欢,他家就住在铁道旁边,每天那个火车一会儿呜就过去了,一会儿呜就过去了,环境是很嘈杂的,后来我们帮这些孩子组建了乐队,这些孩子天天就弹啊,有一天这个孩子已经表演完了,下场后突然自己就走上台去了,他对台下的孩子们突然说:别人瞧不起我们,我们不能自己瞧不起自己,我们是很棒的。所以我觉得特别好的是帮这些孩子找到了表达自己的方式。

    [杨澜]我们也有一些感触,比如当我们带着这些孩子来到国家博物馆、来到国家大剧院看话剧,去看电影的时候这些孩子表现出的兴趣和乐趣远远超过城里的孩子,他们一路坐着大巴进城的时候,有人说“这是天安门”而其实那仅仅只是一个观象台,他们都在不断地说“这是天安门”,但是真正过天安门的时候,他们就会说怎么那么多天安门啊,他们其实就住在城市周边,但是他们对这个城市一点都不了解,当你看到这里的时候,真的是有一点辛酸。所以我们也希望通过我们的这些艺术的教育让孩子更多的融入这个城市,在谈到社会公平的时候教育是最基本的公平,所以我们也希望在公益这方面有所侧重。基于过去几年的经验,我们会联合北师大的专家和学者提供针对流动青少年的教案,这就可以由艺术服务课的老师和主修艺术的研究生、大学毕业生给这些孩子来讲解。 

    [主持人]您近年来做了这么多慈善公益的事情,是源于您做第一次公益事业时给您回馈了很多的满足感吗? 

    [杨澜]我觉得每个人是有不同的原因来介入的,我是觉得有一种非常大的心灵的满足感。

    [主持人]成就感? 

    [杨澜]我觉得其实是价值吧,每个人都在寻求价值,我记得大学毕业时大家特别想实现价值,那时候谈的是集体价值而不是个人价值,90年代初大学毕业时迫不急待的是想实现个人价值,等你有了个人价值的体验后就慢慢想实现社会价值,你想证明你对别人是有益的、是有帮助的。但这不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而是一种非常平等的关系,我相信每个人都是一个巨大的能量,我相信如果你能帮助别人开启自己的能量,而不是施舍给别人的仅仅是同情和怜悯的话,那会更好,你让他发现了自己的力量。我觉得慈善和公益不是一个有力量的人给了一个没有力量的所谓弱势群体一种物质的或者是外在的东西,而是你能够帮助他发现自己的力量,我觉得那才是一种心理的解放。

    [主持人]我觉得您是一个特别勇敢和愿意尝试新东西的人,因为您总是带给别人新的东西,有时候我觉得要选择新的东西和做新的选择的时候是一个很费精力的人,而您又是特别要强的人,一定要做好某一件事情,您觉得您的能力能兼顾这些事情吗?

    [杨澜]不能,其实我有很多的失败,我在《一问一世界》中说到我人生中经历了很多的挫折,一度让我对自己的能力非常灰心,我就觉得我是不是太好高骛远,过高地估计了自己的能力。我觉得其实是要慢慢去平衡的,有力量、有勇气去实现梦想固然是好的,但是在经历挫折的时候你慢慢会找到一种平衡,有时候你会发现你有非常宏大的目标,但是你没有办法实现,因为你太年龄、你还不具有这种经验和社会的资源,当你慢慢地积累了这种经验和社会资源时如果你已经丢掉了最初的梦想那你就天天在做一些琐碎的事情也不一定有多大的意思。所以我觉得一个人如果可以从挫折中学到一点什么的话都是很大的一笔财富。 

    [主持人]有人说杨澜是很幸运的,因为你得到了很多东西,但是我觉得杨澜的幸运是必然的。因为培根曾经说过:“幸运与偶然性有关——例如长相漂亮、机缘凑巧等;但是人能否幸运又决定于自身。一个人若具备许多细小的优良素质,最终幸运就会找到她。  

    [杨澜]我必须承认我是幸运的,因为你只要去过农村你就知道,仅仅是出生在不同的地方就意味着一个人的命运会有多么的不同。比如说我到山区有时候会看到和我同年龄的妇女已经非常苍老了,因为她们每天要为一家人的吃喝操劳,要去耕地、养猪,要服侍瘫痪床上的公婆什么的,不可否认仅仅出生在北京就让我有了不可否定的幸运。但是你不能把它当成你是理所应当得到的,还是需要你不断地付出和证明自己。

    [主持人]非常感谢杨澜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非常感谢。也感谢广大网友的关注,谢谢大家,访谈到此结束,再会。

    [杨澜]谢谢。


 

 

母 亲 节 , 你 送 什 么 礼 物 给 妈 妈 ?

 

 


 

 

 

 


 

 

 

[悠然小卒导读: ]  小卒笔下名嘴大会合 | CNTV最具影响力博主颁奖盛典

 

 

 

 

 

 




 

悠然小卒全面为您解读杨澜  杨澜:巧妙解读“三点式”

杨澜成功的背景大揭密  杨澜:年过40岁如何更迷人 

杨澜人生规划的成功学分析   杨澜:大学生成功之路

杨澜:知性优雅美丽的“妖怪”   杨澜 知性魅力 优雅绽放

杨澜披露采访克林顿内幕   杨澜.宋祖英幽默开心对话 

杨澜罕见怀孕照    杨澜:“智慧妈妈”的家教趣事

杨澜:结婚这件大事儿   杨澜:成功与旅行   杨澜的童年一事

杨澜首次谈自己的婚姻秘诀    杨澜再谈幸福家庭秘诀

杨澜:我的路上也有很多磨难    杨澜:财富无法换来爱与尊贵  

杨澜 神话般的传奇人生     杨澜 品绿茶 谈人生

杨澜的故事和成长史   看杨澜如何演绎商业复兴之路? 

杨澜:蒋介石曾孙蒋友柏的傲气   杨澜:精心养育一双可爱儿女

解密杨澜对话大人物的智慧   杨澜:奇女子 巧姻缘

杨澜:二十岁女孩心得体会    杨澜被“股神”夸为最棒主持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中华义门陈联谊总会回归庄分会(地址:湖北省浠水县汪岗镇陈庙河)●

    ● 会长:陈云明 手机18995749555       陈氏乐园网 站长:陈得亲| 站务交谈 | ●

Copyright ©2021    陈氏乐园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1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