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陈氏典故>> 典故>> 文章列表

山东费县涞庄铺陈家祖林传说

作者:   发布时间:2011-06-20 20:44:36   浏览次数:4976
陈氏乐园网一群【陈氏乐园网一群】 陈氏乐园网二群【陈氏乐园网QQ二群】 回归庄宗亲专属群 回归庄陈氏宗亲专属群

     徕庄铺陈家祖林位于山东小费县城东微南,离城二十里,地处蒋家村东北角。整个林园占地二十多亩,四周青砖花墙,坐北向南,红漆大门,门楼肃穆庄重,严谨整齐,门内旗杆笔挺,碑碣林立,花草繁密茂盛,布满于坟茔四周,松柏苍翠古朴,耸立于园林之中。园林东面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西面远处是连绵不断的蒙山支脉;前后分别是呈南北走向、并肩而立、拱卫费城的东大门——凤山、杏山。林园正位于两山走向对接之处。若靠西一点,似乎就应属于山里,靠东一点就似乎成了山外。发源地在龙王堂的朱龙河从西南群山之间蜿蜒而来,在林园前面向东弯曲而去,河中有一石龙,昂首静卧,龙尾藏于凤山之下,龙头正对着我家祖林,旁边安放着石屋、石轿;兖州至沂州的大路与朱龙河平行,在林园门前通过;前临朱龙河,面对凤凰山,东为平原,西为群山,处在这青山绿水咽喉之地的我家祖林,有着令人心动的美丽传说。

    始祖陈晋,是个读书识理之人。在明朝万历年间,因社会动乱,为生活所迫,从湖南启程外出经商,赶着牛车由南而北,一路风餐露宿,含辛茹苦,到达江苏海州。滞留一个段落后,又辗转到达滕州,后来到费城东南左城崖落脚,这里原有一座古城,始祖陈晋便在古城东侧,洪河北岸安家住了下来;盘桓一阵后外出,当途经费城东二十里铺时,驾车的白牛长叫三声,突然卧地不走了;此牛高大健壮,双角如弓,浑身雪白,没有一根杂毛,随始祖走南闯北深有灵性。现在拉也不起赶也不走。

    始祖见这里西面有群山,东面是平原,依山傍水,土地肥沃,交通方便,便向东一点,在岭前选址建房住了下来。以后主要以做豆腐为生,由于老祖为人忠厚,待人和气,买卖公平,再加上这里是兖州通沂州的大路,来往的客商较多,老祖的豆腐生意比较兴隆;同时男耕女织,辛勤劳作,精于理家,渐渐有了盈余,便广置田地,慢慢成为殷实富裕之户,名气越来越大,也就有了徕庄铺这个村庄。从此,就有了"白牛拉车,左城崖迁住,徕庄铺落户"的说法。后来白牛老了,又有了病,几经治疗也不见好转,最后医治无效而死;始祖非常感念白牛的恩德,便将白牛厚葬于地下,并禁止族人饮食牛肉,敬天祭祖的时候,一定要有豆腐作为祭品。

    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始祖也不例外。当始祖年老以后,专门请了一个风水先生,要选一块墓地。常言说的好:先有好命人,后占风水地。我家老祖请的风水先生是一个特异之人,只见他罗盘丈量,手指掐算,目测眼估,很快就在凤山北麓、朱龙河北岸选了一块地。凤山,又叫凤凰山,旧名雁坡山,现在已经演化为岩坡山。此山因山形时起时伏,形似卧雁而得名。朱龙河,源自天马山龙王堂,流到凤山之麓已趋平缓,是朱龙王的藏身之处。北面是杏山,杏,读音幸,又应了幸福之名。这里,就是藏龙卧凤的幸福之地。而这块宝地,就是当年白牛卧倒不起的那块地。

    人们大多有这样的一个毛病,当发现一个特异新奇之事以后,往往会忍不住而说出来,风水先生也未能免俗。时间不长,街面上就有不少人知道陈家找了一块风水宝地,将会有特异现象发生:差林时会有狼跑林、鱼打鼓;出殡时会出现扁担开花,有一百辆小车聚齐;因占了风水宝地,陈家将来要出一斗二升芝麻的官。

    转眼腊月到了,我家始祖没能熬过年关,不幸谢世而去。全家悲伤不已,含泪置办丧事,邻里乡亲都来帮忙。乡邻们见陈家筹备差新林,都牵牛赶马,抱鸡拎鸭的前往林地,以求图个利头。新林正在大路边上,又靠河边,这里平时就是路人歇息之处,时值年关,赶集上店的,置办年货的,走亲探友的,人来人往,络绎不绝;见到陈家大户正办丧事都情不自禁的停下来看看热闹,同时也想看看有没有狼跑林、鱼打鼓的事。结果到了好几百人,整个林地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人多,林地又被围住,这哪里还会有狼来跑林呢?世上的巧事就是有,此时南面凤山上正有一伙打围的猎人,围住了一只强壮的大狼,在一片喊打声中,情急之下的狼不顾一切从南面凤山上跑下来,窜山跳涧,穿过人群从林地中间跑过,向北面杏山逃去,正应了狼跑林的奇事。

    人们惊叹狼跑林的奇事,可鱼打鼓怎么可能呢?天意就是不可违。当差林燃放的鞭炮声响过,就听到鼓声也随着咚咚的响了起来,只见一条约半斤重的鲤鱼在三尺大鼓的鼓面上,上下翻腾跳跃,敲的鼓声咚咚不绝。人们更加惊叹,这是哪里来的鱼?一看,原来是一只鱼鹰正从林上飞过,由于受到鞭炮声的惊吓,含在嘴里的鱼掉了下来,正巧掉在了鼓面上,在鼓面上翻腾打滚;人们惊叹不已,纷纷议论风水先生的高明,赞叹陈家选上了好风水。

    狼跑林、鱼打鼓成了事实,扁担开花就成了问题,别说是一根扁担,就是花草在寒冬腊月也不会有花可开。人们翘首看着、等着一百辆小车聚齐。

    眼前场面不小,人也不少,出奇的是平时这大路上常有小车来来往往,可今天,别说一百辆小车,眼前就连一辆车子也没有。

    正在人们感到奇怪时,就听见一阵阵吱咛吱咛的木轮车的响声传来,大家抬头望去只见东面大路上远远来了一支车队,见前面有办丧事的就停下车来观看,人们进前一看,原来是一帮运盐车;有好奇的人就数量车数,可从西数到东是九十九辆,从东数到西也是九十九辆,人们正纳闷这是为什么,猜测是不是风水先生车数算得不准?这时,人们看见从西边大路上来了一对走娘家的夫妇,妻子抱着孩子,丈夫扛着扁担,上面掮着一辆纺线车,扁担稍上绑着给小孩插的一束鲜艳的红花,抗在肩头,高高在上,格外醒目。这一对夫妇的到来,正应了扁担开花,一百辆小车聚齐之事,人们无不称赞风水先生的高明,更为陈家的好风水而赞叹不已。

    由于我们家占了风水宝地,从此以后家庭更加和睦,人丁更加兴旺,财源更加繁盛,子孙学业有成,考试就中,个个都很有出息,成为富甲一方的书香之家,官宦之家。

    陈家风水狼跑林、鱼打鼓、扁担开花、一百辆小车聚齐,将出一斗二升芝麻官的事很快就传遍了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上苍知道了此事,对风水先生随便泄露天机很不满意,感到这样的人眼睛太绝,忒毒,不能让他这样下去,便惩罚了他,他的眼睛从此失去了光明,成了一个盲人,不能再做风水先生了。

    我家老祖见风水先生失去了生活能力,感念他对我们家的功德,便把他接到家里,对他的生活关怀备至,宾客相待:吃,一日三餐,顿桌成席;穿,绫罗绸缎,冬裘夏纱;住,厅堂楼阁,冬暖夏凉;行,出远骑马,离近坐轿;平时仆人跟随,侍奉有佳。

    有一个年关,风水先生那个远行多年,在外面混不下去的徒弟回来看他,见他双目失明,便讨好似的表现了关切之情。询问师傅有没有治好眼睛的办法,师傅说:办法是有的,就是不能用。他徒弟便问:既然能治好眼睛为什么不能用呢?师傅说:要治我的眼睛就会损坏陈家的风水。他的徒弟本来就是个心胸狭窄的奸诈小人,当年就是因为有意害人被师傅赶走的,现在他的本性仍然没有改变,就撺掇师傅说:你给陈家立了那么大的功,已经对得起他们了,你管他们的风水干什么,先治好自己的眼睛再说。他就要师傅讲出治眼的办法。风水先生架不住徒弟的反复唆使,便告诉徒弟说:等到大年五更的时候,你悄悄的到陈家林里去看看,在他们祖坟的前面会开出三朵莲花,你把它割来,用它泡水洗我的眼就能洗好;不过,莲花是圣洁之物,你割了人家的圣物,陈家就会和其他人家一样,也会出些不中用的人。他徒弟说:谁家不出不中用的人,哪能个个高洁,咱不管这些了。等到了过年的时候,大家都在守岁祭天,风水先生的徒弟在四更天时便悄悄的到了陈家林边,只见林园里面树密草深,漆黑一片,阴森可怖;再靠近就听到林园里湘弦越丝,轻弹慢奏,细吹细打,齐锣鲁鼓,节奏和谐,铿锵有力。吓的他战战兢兢,两腿哆嗦,头皮直炸。

    到了五更天,他硬着头皮摸进了林园,就见在中间坟墓的前面,果然正开着三朵莲花,亭亭玉立、香气袭人,他也顾不了别的,用镰刀割下来转身就跑,听到身后人嘶马叫,喊声不断,杀气不绝,把他吓得连屎都拉到裤子里了,三朵莲花丢掉了两朵。他跑回来后,把那朵莲花交给师傅,风水先生就用这一朵莲花把眼睛治好了。

    他徒弟回来后,吓的大病一场,好久才治好。他忌恨陈家的风水害了他,就央求风水先生告诉他进一步破风水的办法。风水先生告诉他:陈家林南面凤山上有一只凤凰,每天晚上都要到陈家林前面的朱龙河里喝水,是陈家风水的一部分,它低头喝水陈家就多一个官,抬头咽下去陈家又多一个官。低头一个抬头一个,永不止息。你可以找铁匠去打一根一丈长的铁橛子,钉入南面凤山山顶北坡凤凰脖子上,凤凰就不能下来喝水了,陈家的官就只有一斗二升芝麻那么多,不能再增加了。他徒弟心狠,想把凤凰钉死,就和铁匠讲好了价,一两银子打一尺,让铁匠把铁橛子打成一丈二尺长,但是铁匠为了多赚钱,结果把铁橛子打成一丈六尺长。

    铁橛子打好以后,他徒弟趁着夜深人静之时,扛着铁橛子便上了山。大凡做损人之事都会心虚害怕,何况他已经领教了陈家林的厉害,知道上山肯定不容易,所以吓得走路已经不周正了,到了山北坡,两腿就哆嗦的站不稳了,找到地方就狠狠地钉了下去,结果听见呼隆一声,如同打雷一般,吓得他魂也找不到了,连滚带爬的下了山。由于铁橛子打长了六尺,不可能全钉下去,上面就露了半截。

    夜里的响声惊动了很多人,我们家当然也不例外,很快就知道了事实真相,然后就组织了几个年轻小伙子到了山上,想把铁橛子拔出来,结果一晃动铁橛子就全都头疼,大晃大疼,小晃小疼,没能拔掉,只好回家。回家一说,在动铁橛子的时候,全族的人都头疼。我们家老祖说:咱家也不缺那几个官,只要家人平安幸福,不拔也罢。便让家人找了一口大锅,把铁橛子扣了起来,上面又培了很多土。现在凤山北坡西面高出的地方就是埋铁橛子的地方。由于老祖有"不缺那几个官"的话,我们陈家植松种菊、淡泊名利的人多了。

    自此以后,我们家的风水遭到了破坏。所幸的是由于风水先生的徒弟做贼心虚,胆战心惊,吓得四肢直打哆嗦,将铁橛子钉偏了,仅钉破了皮层,没伤着骨头,再加上铁橛子太长,钉得不死,凤凰还能抬起头来,不长时间就要扑撒扑撒翅膀,挣扎一番。凤凰每扑撒一下翅膀我们家就会出一个官,每扑撒一下翅膀,我们家就又出一个官。现在,凤凰还在拼命的扑撒着翅膀,力求挣脱铁橛子的束缚,相信不远的将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凤凰就会摆脱铁橛子,疗好伤口,到朱龙河里吃饱喝足,骄傲的站立在绿树成荫的凤山之上,陈家风水也将再现昔日盛景,多出人才,为民服务,为国效忠。

本站友情提示: 各地字辈和寻亲请您点击进入 http://www.chen98.cn/article-3070788-1.html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中华义门陈回归庄联谊总会(地址:湖北省浠水县汪岗镇陈庙河村)●

    ● 会长:陈定海 手机18907168123  陈氏乐园网 站长:陈得亲| 站务交谈 | ●

Copyright ©2018    陈氏乐园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