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连载>> 连载专栏>> 文章列表

【连载】一代琴师—陈石星传奇【第四十八回】

作者:陈光银   发布时间:2011-05-22 12:25:40   浏览次数:19479
    长孙兆,四十板屁股伤好了没有?你别结了疮疤忘了痛,我们上次饶你了你的性命,
曾经警告过你的,你这样快就忘了么?云瑚冷笑说道。冷笑声中,唰唰唰连环三剑!
    云瑚揭开他的疮疤,气得他哇哇大叫。他是瓦刺第一高手弥罗法师最得意的弟子,
若论真实武功,本来不在云瑚之下,但一动了气,却是给云瑚杀得手忙脚乱了。云瑚唰、
唰、唰连环三剑,快如闪电,长孙兆的折铁扇滴溜溜一转,以一招覆雨翻云拨转对方的
力道,这本是他拿手的本领,但只能化解云瑚前两招的攻势;最后一招,的一声,火
花飞溅,他的折铁扇被穿了一个窟窿。云瑚用的青冥剑,乃是张丹枫妻子生前所用的宝剑。
    说时迟,那时快,大吉大休已是双双扑到,慕容圭惊魂稍定,也是退而复上。
    大休一声大吼,螟铁杖一招泰山压顶,直砸下来。就在此际,云瑚转过了身,双剑
齐出,的一声,把镍铁杖荡开。陈石星的武功虽然还未曾恢复如初,双剑合壁的威力
仍是非同小可。
    陈石垦晃了两晃,定住身形,墓容圭与长孙兆都已退而复上,四个强敌四面合园了。
    陈石星道:瑚妹,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还有个人要你照料,你不能只顾我了,
你先走吧!
    云瑚想起腹内婴儿,不由得心头绞痛,但她却如何抛得开陈石星?
    长孙兆不知云瑚母亲已死,只造陈石星说的那个需要她照料的人是她母亲,哈哈笑道:
陈石垦,你放心吧。你死了,这位云姑娘我会照料她的。那时她变成了我的妻子,她的母
亲也就是我岳母大人了。嘿嘿,凡是她的家人,我当然都会一并照料!
    哈哈大笑声中,折扇朝云瑚面门一拨,伸手就来抓她。
    陈石垦陡地喝道:鼠辈敢尔!身形滑似游鱼,从大吉大休的金刚杵和镣铁杖的交击
缝中穿过,唰的一剑就指到了长孙兆面前。
    长孙兆折扇一拨,的一声轻响,折铁扇穿了一孔,要不是长孙兆缩手得决,虎口
险些中剑。
    幸亏慕容圭立即发掌相助,掌力由虚化实,长孙兆方能抽身。
    陈石星剑势未衰,不必换招,剑尖已是刺入慕容圭的防御圈内。慕容圭使到八九分内
力,兀是阻拦他不住,不禁也是暗暗吃惊:怎的这小子竟然越战越强,难道他刚才故意弄
假骗我上当?原来陈石星见云瑚逼险,一急之下,潜力不知不觉就发挥出来。寻常人在灾
难临头之际,往往也能做出平时力所难及的事情,何况他本来是已经恢复了七八成功力的。
    他的功力比刚才增强,云瑚也察觉到了,连忙叫道:对,目中有敌,心中无故!
    目中有敌,心中无敌!这是张丹枫武学的精义所在,这八字诀陈石星曾和云瑚讲解
过不只一次的。
    陈石星瞿然一省,登时把一切忧虑全部忘却,恢复了心头的宁静。自己的寿命是否即将
结束?能不能够在死前最后帮一次老朋友(葛南威和杜素素)的忙?甚至云瑚母子是否能够
脱险?这一切令他心境不宁的事情全都不去想了!他的心境平和,功力也不知不觉的恢复到
原来的七八成了。
    他的功力恢复了七八成,和云瑚的双剑合壁,也就足以与四名强敌周旋,不过也救灾只
是打成平手而已,急切之间,想要取胜,亦是不能。
    但慕容圭这班人见他越战越强,却是不禁心中起了怯意。
    斗了半个时辰,双方气力都是渐渐消耗,越来越差了。尤其大吉大傣二人用的是重兵
器,更是汗如雨下,气喘吁吁。
    陈石星看出破绽,陡地一招白鹤亮翅,剑势斜飞,在大吉的黄金杵上轻轻一引。最
初交手之时,他用这一招未能随心所欲的带动大休的重兵器,这次则是如愿以偿了。
    只听得震耳如雷的的一声巨响,大吉的黄金杵碰上大休的螟铁杖。两人气力相
当,兵器的重量也差不多,大体的银杖打破了大吉的脑袋,大吉的黄金杵插进了大休的脑
袋,这一对师兄弟同时在惨叫声中倒地,一命呜呼。
    慕容圭这一惊非同小可,转身便逃。陈石星剑掌兼施,一剑削去他肩上的一片皮肉,一
掌打着他的背心,剑伤尚轻,掌伤更重,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但慕容圭的武功也确实了得,虽然受了重伤,在这生死关头,居然还是跑得飞快,陈石
星已是强弩之未,第二剑追上去刺不着他,他已是跨上了坐骑了。他的坐骑是右贤王赏赐的
大宛名驹,跑得比陈云二人的坐骑都快的。陈石星的坐骑还在后头,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他逃
跑。
    长孙兆的武功不及幕容圭,跑得稍慢。他的坐骑是久经训练的大宛名驹,他撮唇一啸,
坐骑唤来,此际刚要跨上马背。
    云瑚恨他口齿轻薄,柳眉一竖,喝道:小贼辱我太甚,还想跑么?用尽浑身气力,
振臂一掷,青冥宝剑化作一道青虹,脱手飞出。只听得长孙兆一声惨呼,宝剑从他前心穿
入,后心穿出,将他钉在地上。他的那匹马也给剑尖划伤,负痛狂奔,转瞬不见。
    云瑚说道:可惜跑了慕容圭这个奸贼。星哥,请你给我把宝剑拔出来。说话之际,
身形恍似风中之烛,摇摇欲坠。原来她这一下掷剑杀人,已是耗尽气力,跑不动了。
    陈石星吃了一惊,说道:瑚妹,你怎么啦。连忙向她走去。他想宝剑迟些再拔不
迟,云瑚若是受了伤,可非得立即救治不可。
    云瑚说道:没什么,只是气力用尽了,歇一歇就会好的。
    陈石星不放心,过去握着她的手,说道:我替你把一把脉。
    云瑚大吃一惊,说道:咦,你的手怎么这样冷?我没事。倒是你——”
    话犹未了,陈石星已是把手松开,只见他晃了一晃,咕咚坐在地上。原来他把了云
瑚的脉,察觉并无异象,松了口气,他自己亦支持不住了。云瑚伸手拉他,两人都没了气
力,变作了滚地葫芦。
    陈石星盘膝坐定,说道:别担心,过一会儿就好。你先歇歇。
    云瑚心里好像悬着十五个吊桶,七上八落,莫非他是余毒未清,却瞒着我。
    过了一会,只见他头顶上冒出热腾腾的白汽,面色逐渐红润,张开眼睛,低声说道:
你的气力恢复几分了吧。请把坐骑唤来,咱们还要赶路。
    云瑚是个武学行家,知他正在运功自疗,行动尚未完毕,说道:救朋友固然要紧,但
要是你的武功受损,只怕也是力不从心。
    陈石星听她说得有理,只好暂且把一切抛之脑后,继续运功。过了半个时辰,他一跃而
起,说道:行啦!
    云瑚半信半疑,说道:你真的好了?
    陈石星反手一掌,把身旁一根粗如儿臂的树枝劈断,说道:我几时对你说过谎话?
    葛南威和杜素素跑得比他们更加狼狈,他们刚踏入回疆,便即发觉仇人已在跟踪而来。
    他们踏进了冰雪的世界,这天已是逃避追踪的第九天了。
    葛南威抬头看看前面那座高山,但见冰川映日,冰塔流辉,大喜说道:咱们已经到了
天山啦!
    杜素素喜出望外,说道:真的吗?咱们在瓦纳族的时候和他们说起天山,他们说得好
像远在天边似的,怎的这样快就到了?
    葛南威道:这是天山的支脉,名为念青唐古拉山。杜素素笑道:原来你是哄我欢
喜的。
    葛南威道:虽然不是天山主峰,但也算得是到天山脚下了。我不知道还要走几天,但
无论如何,到了这里,天山已经不再是远在天边了。咱们已经是在它的怀抱之中啦。
    杜素素道:不错,越近天山,咱们也就离开危险越远了。那两个老家伙纵有天大的胆
子,谅他们也不敢跑上天山与咱们为难。
    葛南威道:能够摆脱追兵固然值得高兴,但更令我欢喜的是,咱们走近天山一步
—”
    杜素素笑道:你就可以早一刻和陈石星会面了。嗯,你天天桂念着他,好在他是男
子,否则只怕我也难免妒忌了。
    杜素素满怀欢畅,说道:南哥,我想听你吹萧。咱们紧张许多天,也该轻松一下
了。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中华义门陈联谊总会回归庄分会(地址:湖北省浠水县汪岗镇陈庙河)●

    ● 会长:陈云明 手机18995749555       陈氏乐园网 站长:陈得亲| 站务交谈 | ●

Copyright ©2021    陈氏乐园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1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