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连载>> 连载专栏>> 文章列表

【连载】一代琴师—陈石星传奇【第四十八回】

作者:陈光银   发布时间:2011-05-22 12:25:40   浏览次数:19475
    当下主客无心喝酒,库里温回头吩咐那个练马师:你赶紧给我备马,我要出去一
趟。
    库里良诧道:爹爹,这么晚了,你去哪儿?
    库里温道:你给我陪客人,我去找察技汗。接着对陈石星解释:察拉汗就是我刚
才说的那个懂汉语的人,他到过你们汉人的地方,不但懂得汉语,还懂一点汉医。
    陈石星很是过意不去,说道:舍妹身体素来强健,偶感不适,不会有什么事的。场主
不用操心。
    库里温道:反正你要见这个人,我请他早点来,没事固然最好,有事也可多个大夫照
料。这个人脾气有点怪,我怕我只是差下人请他,他不肯来。
    陈石星忐忑不安等候,闷坐元聊,应小场主之请弹琴,忽听得有人赞道:弹得真好!
我从来没有听过弹得这佯好听的琴!这人说的竟是带有几分雁门关内汉人口音的土话,虽
然说得不是字正腔圆,却也是陈石星听得懂的一种汉人方言。
    陈石星招头一看,只见来的是个清瘦的老者,三络长须,穿的也是汉人惯着的一袭青布
长衫,但却分明是哈萨克人。
    陈石星道:多谢先生谬赏,请教——”
    库里良大喜说道:察拉汗,你来了,我的爹爹呢?汉人大哥,他就是我们这里唯一懂
得汉语的那个人了。
    察拉汗道:你的爹爹把他的火龙驹让给我骑,他称我换了坐骑,当然来得慢了。
来库里温场主的坐骑乃是牧场最好的一匹名马。这火龙驹的名字正是察拉汗给他取的。
    库里良跑出去接父亲,察技汗道:听说令妹喝了马奶酒不大舒服,现在怎么样了?我
的医道虽然不精,但倘不是奇难杂症的话,寻常的病我还多少懂得医治。要不要我给令妹看
看脉?
    陈石星道:她已经睡了,如今未见有人出来说她怎样,料想无事。
    察拉汗听了陈石星所说的症状,沉吟半晌,说道:令妹大概不是生病,不过还是必须
善加调治的。
    陈石星听他言辞闪烁,不觉思疑不定,说道:那么她患的是,是什么……”
    察技汗道:目前未能断定,且待她醒来,我再替她把脉。”“陈石星不便再问下去,
换过话题,说道:听说前两天有两个汉人来过这里,不知他们可曾说出自己的姓名?
    察拉汗道:说了。那男的名叫葛南威,女的名杜素素。我亦已经知道他们要找的是你
了。
    果然不出陈石星所料,不过他也稍稍有点感觉意外的是:为何葛大哥肯把自己的真名
实姓及欲往何方,毫不隐瞒的说给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知道。
    察拉汗似乎知道他的心意,笑道:我和他们虽然从没见过面,但说起来倒也不算陌
生,我早已知道他们是武林八仙中的七弟八妹了。
    陈石星诧道:你怎么知道?
    察拉汗道:我曾经见过八仙中的渭水渔樵,承蒙他们看得起我,和我交了朋友。不过
那是多年前的事了,葛南威与杜素素尚未出道,江湖上也还没有武林八仙的称号的。林逸士
林大侠只告诉我他有这样两个小弟妹,因为我喜欢音乐,所以他又告诉我他这个小七弟擅长
吹萧。江南八仙称号是过了几年我才听人说起的。
    陈石星恍然大悟,说道:敢情你是听葛南威吹的那管玉萧,吹得与别的萧声不同,你
就猜到了是他?
    察拉汗道:正是。因此我便和他谈起渭水渔樵,一说便即如故。原来他也知道他的大
哥二哥和我结交这回事的。
    陈石星道:他们为什么要往天山,你可知道?
    察拉汗道:他们说是要躲避一个仇家。我问他们是什么厉害的人物,难道武林八仙也
对付不了?葛南威说他并不是怕那个人,而是不想招惹麻烦,因为那个人不能算是很坏的
人,要是请出渭水渔樵和他交手,未免小题大做。他们久慕天山剑派之名,而你又是他们的
好朋友,如今正往天山,因此他们动了一游天山之念。
    陈石星听到这里,已经完全明白,这个仇家想必是江湖浪子柳摇风的父亲了。柳摇风被
杜素素毁了他的容貌,自必是要在母亲面前撒娇,要母亲逼使他的父亲不能不亲自出马。
    察拉汗道:据葛南威说,他的两个对头已经追至回疆,所以他们只住一晚,就匆匆走
了。
    说到这里,只见一侍女已经走了出来。正是刚才奉库里温场主之命,眼侍云瑚的那两个
侍女之一。
    这侍女走来对察拉汗道:大夫,请你去看看那位汉人姑娘。察拉汗乃是他们主人的
常客,库里温家的下人都和他相熟的。
    察拉汗道:那位汉人姑娘怎么样了?
    那侍女道:她刚刚醒来,嚷胃气痛。我们给了她一碗参汤喝,那碗参汤也都吐了出
来。
    察拉汗道:好,我这就进去看她。陈石星陪着进去。
    云瑚看见陈石星进来,叹口气道:大哥,真想不到我的身体这样不济,这次只怕连累
你明天不能动身了。
    陈石星道:你放心,场主已经请了一位高明的大夫来给你看病,一定很快就会好的。
咱们也无须明天就要动身。
    察拉汗替她把过了眯,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云瑚问道:大夫,我是什么病。
    察拉汗想了片刻,微笑说道:没什么,只是水土不服而已。吃两剂药,明天就会好
的。
    云瑚喜道:那么我后天就可动身。
    察拉汗道:不错,只须你多耽搁一天。
    当下他立即开了药方,亲自进库里温的药房配药,交给侍女煎成药茶,给云瑚分两次服
下。
    察拉汗笑道:幸好是在库里温场主家中,他曾不惜重金,在和林收购了许多汉人的药
材,一般常用的药,他的药库里都应有尽有。
    陈石星和他走出外面,悄悄问道:我那妹子当真只是水土不服吗?
    察技汗道:我也正想问你,你们是异姓兄妹吧?
    陈石星知道葛南威已经对他说了,自己和云瑚的关系料想亦已瞒不过他,面上一红,轻
轻说道:不错,我们是有了婚姻之约的异姓兄妹。
    察拉汗笑道:那就恭喜你啦,云姑娘不是有病,她是有喜。
    陈石星又是欢喜,又是羞惭,低下了头,不知说什么好。
    云瑚服了第一次药,库里温场主回来了。
    令妹没什么吧?他一回来就问。
    陈石星道:没什么。察大夫说她只是不服水土之故,吃了药明天就会好的。
    第二天云瑚再吃了两剂药,果然精神恢复如常,喝酒食肉,也不再呕吐了。不过,她还
是比较喜欢吃酸的东西。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中华义门陈联谊总会回归庄分会(地址:湖北省浠水县汪岗镇陈庙河)●

    ● 会长:陈云明 手机18995749555       陈氏乐园网 站长:陈得亲| 站务交谈 | ●

Copyright ©2021    陈氏乐园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1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