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连载>> 连载专栏>> 文章列表

【连载】一代琴师—陈石星传奇【第四十八回】

作者:陈光银   发布时间:2011-05-22 12:25:40   浏览次数:19475
    这一天他们正在一片草原上经过,忽见一匹马跑得飞快,骑在马背上的是个年约十二三
岁的孩子。后面有个人骑马追来,叫道:少爷,你勒住坐骑吧,别跑这样快!接近边境
的回疆居一民,说的还是蒙古话,陈云二人,可以听得懂。
    陈石星看出这孩子骑的乃是一匹脾气甚烈的野马,草原虽然平坦,也有绊脚的石
头,野马狂奔,壮夫都未必控制得住,何况是个十岁的孩子。原来这个孩子是一个牧场场主
的儿子,自小在马背上长大,生来好胜,明知这匹马野性难驯,却说什么也要骑它一试。在
后面追赶他的是牧场的一个练马师。
    这时那孩子骑在马背上有如登云驾雾一般,不觉也慌了,叫道:我勒它不住,你快来
帮帮我!这可真是孩子话,要是那个练马师追得上他,何须他叫?
    话犹未了,那匹马踢着一块石头,猛的跃起,四蹄离地。眼看孩子就要坠马,陈石星赶
忙跑上前去,一抓抓着马,腾出一掌,按住马头。那匹马硬生生的给他拦住,头也抬不起
来,初时还四蹄乱踢,渐渐就只有嘶鸣的份儿。云瑚把那孩子抱了下来。
    那练马师吓得呆了,待见到少主人无恙,方始走下心神,过来道谢。
    忽见一个年约五旬的哈萨克人骑马跑出来,迎上那个孩子,又喜又惊的叫道:良儿,
你好大的胆子,你居然敢骑这匹野性未驯的烈马,没摔坏你吧?
    原来这个人正是这个牧场的场主库里温,骑烈马这个孩子是他的独生爱子库里良。
    库里良跳下马来,说道:爹爹,这不是我的功劳。跟着叽叽叭叭的一大遍,说得很
快,陈石星和云瑚都听不清楚,但也可以猜想得到,他是在向爹爹诉说刚才发生的事。
    库里温道:难得远客到来,小儿多蒙救命之思,无以为报,请两位贵客在敝场多住几
天。
    陈石星道:多谢场主厚意,我们也不懂客气,今晚是要打扰场主的了。不过我们还有
一点小事在身,过了今晚,明天就走。
    库里温道:呀,怎么只能住一大,我们这里的规矩,招待远方的客人,无论如何,是
不能让他只住一天就走的。何况你们是小儿的救命思人?
    陈石星道:我们委实是还有事情要办,要到另一个地方去,请恕不能耽搁。
    库里温也是个很爽直的人,听他这样说,便即笑道:好,明天的事明天再说,请你们
进去吧,今晚可得让我稍尽地主之谊。
    到了牧场,盛筵已设,有烤全羊,有马奶酒,陈云二人这几天只以山药蛋和野鸟充饥,
在主人殷勤劝客之下,开怀大嚼。酒过三巡,库里温说道:两位是汉人吧,从哪里来
的?
    陈石星道:不错。我们是从中国的京城来的。
    库里温笑道。真的吗,那可真是稀客了!不瞒你说,我们这里数十年从未有过汉客到
来,想不到这几天内,我们却有了四位汉人贵宾。
    云瑚怔了一怔,说道:你们这里前几天曾有汉人来过?库里温道:是呀。那两位
客人刚好也是和你们一样,一男一女,年纪都差不多的,我正想请问你们……”
    陈石星的蒙古话,听和说的能力都不及云瑚,此时正在聚精会神听场主说话,生怕漏了
半句。但库里温要问他们的话尚未说出,他的儿子却先抢着发问了。
    这位汉人大哥,你会吹萧吗?库里良道。
    陈石星吃了一惊,说道:我只会弹琴,但不会吹萧。你为什么问我会不会吹萧?
    库里良道:前两天来的那位汉人吹奏一件乐器,吹得非常好听,他告诉我,那件乐器
的名称叫做,我很喜欢这种乐器,我以为凡是汉人都会吹萧。也是一种乐器
吧,像不像我们的马头琴,几时你弹给我听?
    陈石星听见他说的那个汉人会吹萧,不觉欢喜得呆了。孩子说的后半段,他都没有听进
耳朵。
    库里温道: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我刚才说到哪里?
    云瑚说道:你说有什么要问我们。
    库里温道:对啦,我正想问你们,你们是不是要往天山?
    云瑚怔了一怔:场主,你怎么知道?
    库里温道:那两位汉客也是要到天山去的。
    陈石星连忙问道:他们还说了一些什么?
    库里温道:你敢情是和他们相识的吧?他们打听的那两个人一定是你们了。他们问我
有没有见过像他们一般年纪的汉人男女。
    陈石星道:不错,我和他们是朋友。但我想不到他们也会到这里来。要知会吹萧的
汉人,而又是他们的朋友还能有谁,当然是葛南威无疑了。
    云瑚道:和葛大哥一起的那个女子,不用说,一定是杜素素姐姐了。场主,他们说了
名字没有?
    库里温道:你。们汉人的名字很难记,那两位客人蒙古话说得又不及你们好,我也听
不清楚。不过我们这里有个人懂汉语的,那天他也在场,那两位客人的说话有一大半是他转
述给我听的。你们若是要多知道一些,我可以把那个人找来。
    陈石星已知定是葛南威与杜素素无疑,但出乎意料的听到好朋友的消息,自是希望多知
道一些,说道:要是不太麻烦场主的话,让我们和那个人见一见面,那就最好不过。
    库里温立即差人去找那个会说汉语的人,接着说道:很少汉人到我们这里来的,你们
在路上一打听一定可以打听得到。我挑两匹最好的马送给你们,你们就是迟两天动身,相信
也可以赶得上他们。如今我是预祝你们,请干了吧,干!
    云瑚喝了满满一杯,说道:我们希望早日追上他们,多谢场主允赠良马,我们是却之
不恭,只好受之有愧了。我们还是想在明天一早,按照原来的计划动身。
    库里温道:好,那么我也不便强留你们了。云姑娘,你好像很喜欢喝我们的马奶酒,
请再喝一杯。
    云瑚说道:好的。一点也不客气,举杯又是一饮而尽。
    陈石星不觉有点奇怪,瑚妹一向不喜欢哈喝酸的东西,也很少喝酒的。这马奶酒有一
股酸味,我都不想喝,只是却不过主人的感情,才不能不勉强奉陪而已。怎的她倒好像是真
正的喜欢喝这马奶酒?
    库里温很是高兴,说道:难得你喜欢我们的马奶酒,这酒多喝一点也不会醉的,你再
干一杯。
    不料他话犹未了,云瑚突然离开座位,走出帐幕。陈石星莫名其妙,连忙跟她出去。库
里温也有点着慌,跟在陈石星后面出去。
    云瑚一踏出帐幕,再也忍耐不住,的就把刚才吃喝的酒肉呕吐出来,大吐特吐,
好不容易才吐完了。
    云瑚满面通红,说道:弄脏了你们的地方,真是不好意思。
    库里温也甚尴尬,说道:都是我的不好,忘记了你们汉人是吃不惯肥腻的东西的,应
该给你们先喝一碗奶茶。
    陈石星粗通医理,过去给她把脉,觉得脉象似乎有点特别,但又不是有病的脉象。伺
道:瑚妹,你觉得哪里不舒服?云瑚道,我说不上来,也许是酒喝多了,头有点痛,
胸口有点作闷,老是想呕吐。
    库里温很是不好意思,说道:令妹既然身体不适,那就早点安歇吧。拍一拍掌,唤
来两名侍女,把云瑚扶入后帐。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中华义门陈联谊总会回归庄分会(地址:湖北省浠水县汪岗镇陈庙河)●

    ● 会长:陈云明 手机18995749555       陈氏乐园网 站长:陈得亲| 站务交谈 | ●

Copyright ©2021    陈氏乐园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1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