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连载>> 连载专栏>> 文章列表

【连载】一代琴师—陈石星传奇【第四十八回】

作者:陈光银   发布时间:2011-05-22 12:25:40   浏览次数:19479
    云瑚说道:我不大会喝酒的,让哥哥替我喝了我这一份吧。
    戈古朗道:这药酒对你的哥哥固然大有好处,对你也有好处。你们一起喝了,功效更
大。
    云瑚笑道:我不相信,为什么一起喝了,功效更大。
    戈古朗道:你不知道,这种药酒是颇为有点特别的。
    云瑚道:什么特别?
    戈古朗道:揭开盖子见风之后,倘若不在一个时辰之内把它喝干净,药力就会消散。
但过犹不及,所以你的哥哥只能喝三分之二,你必须帮他喝三分之一。
    云瑚道:既然如此,你帮他喝这三分之一吧。
    戈古朗笑道:这酒可以增进功力,对你们将来攀登天山大有好处,我一来没练过内
功,喝这酒于我毫无益处。二来我没玻夯痛,也无须喝这种药酒治病。三来我也不出远门,
喝了不是糟蹋它吗?我没好东西奉客,你还要和我客气,那就是把我当作外人了。你把我当
作外人,我可就不乐意替你哥哥治病了。
    云瑚听他说得这样严重,笑道:老伯,你一定要替我的哥哥治病,你别吓坏了我,我
喝,我喝!
    陈石星也笑道:主人家的美意,咱们是恭敬不如从命。瑚妹,你就勉为其难,陪我喝
吧。
    云瑚在他们殷殷相劝之下,只好陪陈石星喝酒,喝了一口,只觉一缕幽香沁入心肺,笑
道:原来这酒倒是并不难喝。不过一个时辰,雪鸡吃了一只,这一葫芦药酒也给他们喝
得干干净净了。
    戈古朗道:云姑娘,你的哥哥身体虽然很好,但他毕竟还是病人,必须时刻有人看
护。你懂吗?
    云瑚笑道:这我怎会不懂,我会时刻在他身边护理他的。
    戈古朗道:蜗居简陋,只有一间药室可以腾出来做客房给你们住。好在你们是兄妹,
也不用避甚嫌疑。时候不早,你们早点安歇。
    云瑚觉得这是理所当然之事。过去她与陈石星一路同行,途中错过宿头,她也常常
和他一同在林中露宿的。
    不过同房共寝这却是第一次,不免稍稍有点难以为情而已。
    她和陈石星进了房间,戈古朗在外面给他们轻轻掩上房门,就道:要是你们发烧的
话,不用惊慌。这是喝了药酒会有的现象。纵然热得难受,也不可跑出来吹风。
    云瑚说道:我知道了。老伯,多谢你的关心。
    云瑚不敢打开窗户,但冷风从门缝吹进来,却也感到阵阵清凉。云瑚笑道:喝了这
酒,舒服得很。我只是觉得清凉,并非寒意。至于闷热的感觉,那是一点也没有的。大哥,
你是不是也觉得很舒服?
    陈石星道:是呀,舒服极了,舒服极了。咦,我好像是在云里飘呢!
    云瑚道:真的吗?哈,我也感觉到飘飘然了。这种感觉真是奇妙!
    不过一会,两人都有似醉非醉的感觉,房间里点着一枝松枝,给门缝吹进来的冷风吹得
摇曳不定,两人也是心旌摇摇,感觉极为奇妙。
    门外朔风呼呼,他们却好像回到了暮春三月的江南,回到了桂子飘香时节的桂林。你望
着我,我望着你,不知不觉的心坎里都充满了蜜意柔情。
    陈石星忽地觉得眼前五彩缤纷,飘飘然好像置身子一种奇幻迷离的神话境界,陈石星
道:瑚妹,你还记得我和你游过七星岩吗?云瑚道:怎么不记得,洞中的景色真是太
美丽了。咦——”陈石星道:你怎样啦?云瑚说道:你一提起七星岩,我倒好像如今
是和你又回到七星岩了。不,眼前的景物可比七星岩还更美妙,怎的这么多色彩,这么这么
多变幻无穷的色彩——”
    陈石星道:我也正是有这样的感觉。
    呵,不过,一缕热气从丹田升起来了。
    云瑚笑道:你忘记戈老怕的话吗,闷热的感觉,那是因为我们喝了他的药酒。
    陈石星道:不是闷热,是另外一种热……”这种令他心里发的感觉实是言语所
难形容。不过用不着他解释,云瑚自己也感觉到了。她懒洋洋的如沐春风,伸个懒腰说道:
大哥,你过来抱着我。
    陈石星还有两分清醒,笑道:你又不是孩子,为什么要人抱?
    云瑚道:我不是要别人抱,只是要你抱,你别胡思乱想,我只不过想在你的怀中舒舒
服服睡一觉。
    她口里叫陈石星别胡思乱想,她自己却控制不住,胡思乱想起来了。忽地笑道:
洞房花烛夜!大哥,你说咱们现在的情景,是不是像在洞房花烛夜?
    陈石星笑了起来,说道:这房间只有松枝,哪来红烛了如今是寒冬腊月,更哪里来的
鲜花?
    云瑚说道:谁说没有?我眼前就有许许多多花朵,花朵在转,有桃花、有李花、有桂
花、有山茶花、有玫瑰花、还有梅花……你没瞧见?松枝已经变成红烛,咦,这是松枝还是
红烛?
    陈石星道:别说梦话,我、我……”
    云瑚已经投入他的怀抱中了。
    陈石星一片迷茫,推开她道:瑚妹,别这样。我去打开窗户,让你得到清凉!口里
这样说,推开她的那双手却是乏力了。
    云瑚说道:你忘记了吗,戈老怕叮嘱过咱们,不能打开窗户的!
    陈石星的一双手碰着了云瑚的娇躯,软绵绵的当真像是软玉温香抱满怀,他本来就
已无力的双手更是推不开云瑚了。
    当的一声,陈石星怀中跌下一只小小的金盒,盒盖打开,云瑚拾了起来,拿出盒中的一
颗红豆,放在掌心。原来这是他们在桂林相思江畔所采的红豆,红豆又名相思子,以桂
林所产最为有名。王维诗云: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说的
就是这又名相思子的红豆。当日他们采下红豆,各自保存一颗,作为山盟海誓的信物的。
    云瑚接着拿出自己那颗红豆,一双红豆,平放掌心,在陈石星耳边说道:大哥,你记
不记得咱们的誓言,红豆为媒,山川作证,生生世世,此情不渝。
    嘤咛一声,一双红豆跌在地上。松枝的火光,恰好也给穿过窗缝的冷风吹熄了。
    在黑暗中,不,是在他们幻党中的色彩绚烂的世界里:他们获得了生命的大和谐。
    心头的烦躁解消了,他们恢复了清醒。曙光也已透进窗户了。
    陈石星深自愧悔,不敢接触云瑚的目光,轻轻说道:瑚妹,我害了你。
    云瑚理好衣裳,与他倚肩说道:大哥,别这样说,我一点也不后悔。咱们早已有了白
头之约,你又何须自惭?
    陈石星心中一阵绞痛,想道:换巢蛮凤教偕老,可惜我是命中注定不能和你偕老的
了。但他不愿云瑚伤心,可不敢把心里的话告诉云瑚。
    不知不觉已是天亮,房间打开,只见戈古郎似笑非笑的望着他们说道:你们昨晚睡得
好么?
    云瑚满面通红,期期艾艾,陈石星道:我好得多了,今天可要走啦!
    云瑚本不放心他马上就走的,陈石星手起掌落,劈开一根盘根错节的木柴,笑道:
看,我最少恢复一半功力了吧?
    云瑚只道是那药酒之功,说道:好,那就走吧。
    走到山下,陈石星想起昨晚之事,脸红直到耳根。讷讷说道:这、这都是我的不好。
你可别怪戈老怕!
    云瑚低声笑道:我一点也不后悔,你别怪自己,我也不怪戈老怕。我不懂医术,或者
是要这样、这样对你、对你有好处也说不定。戈老怕撮合咱们,那也还是好意。她想到的
是:孤阴不生,独阳不长,阴阳调和,万物乃生尸这类古训,却是不便说出口了。
    陈石星连忙转过话题,说道:咱们快点走吧,要走到天山可不容易啊。
    云瑚说道:沿路都有牧场,买两匹好的坐骑就是。
    想不到下山之后,走了几天,还是不见人烟。后来在路上碰上行人,又是徒步的多,骑
马的少。骑马的也只有一匹坐骑,并非大帮的骡马商队,可以有多余的坐骑卖给他们。
    本来瓦刺地方,以游牧为生的届多,随处都有牧场的。不过,他们一来为了避免追踪,
专拣比较荒僻的路走;二来他们是从瓦刺前往回疆,那是边壤之地,离开和林越远地方越荒
凉;三来他们忙于赶路,也无暇去拢牧场。
    不知不觉,走了十天,一路上他们以野果和射杀天上的飞鸟充饥,已经出了瓦刺国境,
开始踏入回疆了。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 中华义门陈联谊总会回归庄分会(地址:湖北省浠水县汪岗镇陈庙河)●

    ● 会长:陈云明 手机18995749555       陈氏乐园网 站长:陈得亲| 站务交谈 | ●

Copyright ©2021    陈氏乐园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1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