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株岭庄>> 文章列表

采丁记(二)

作者:陈纯纲   发布时间:2011-02-16 20:39:20   浏览次数:2690
陈氏乐园网一群【陈氏乐园网一群】 陈氏乐园网二群【陈氏乐园网QQ二群】 回归庄宗亲专属群 回归庄陈氏宗亲专属群

 

采丁记(二)
 
而今女权至上,男女平等深入人心,赘婿胜子坚如磐石,女儿也是传后人金科玉律。修谱之人,惟有顺应这股潮流,才能取得成功。为了使我庄血脉不致中断,为了壮大吾族,我坚持了一点原则,结果在现实面前,碰得头破血流——
正月初五,我去找陈忠平采丁和了解情况,这陈忠平是我庄修谱发启人之一,会长曾命他采丁,但他畏难没有行动一个丁也没采。到得陈忠平家,却发现大门紧闭,没人在家。我等了一会,只得回家。到了下午二三点钟,估计他可能回家了,又二顾茅庐。到得他家门口,    一位老人喊住我,说要修表加电子。
我一边说没带工具和电子,一边在车厢中找得一粒电子,加入一块表中,表不动,又换另一块表,表也不动,只得鼓捣了先前一块好些的表了一下,表倒是动了。
“多少钱?”那老人很高兴。
“电路板可能有问题,表极可能不准,不要钱,如不准,你再上街找我。”
“还一块呢?”
“坏了没用了,修好了用不多久又坏了。对了,你贵姓啊?”
“我叫老王。”
“请问陈忠平呢?”
“去广州他女儿女婿那里过年去了,你找他什么事?”
“修谱,采丁。他有兄弟没有?”
“他有五兄弟,忠平、忠云、忠立、春初、陈鑫。”
“那太好了。陈忠云还给我教过几天书呢。后来他参军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去了。我就不知道他的情况了。”
“陈忠云现在在石门县人民医院工作。”
“我不知道啊。我想找陈忠平兄弟,您能带个路吗?”
“好。”老王欣然同意。两人骑车约一公里,来到宋某屋前,老王帮我把摩托停好,然后带我往山岗上走去。走百来米后,他说:“由此路一直往前走,就是陈忠立家。我还有事,先忙去了。”
“谢谢。”谢过老王,沿山路上行一公里,便见几户人家耸立山巅,绿树青山,飘飘然有世外桃源之感。
进得屋,却发现女主人竟是我同学侯爱先。
于是说明来意,打开采丁表开始采丁。先是核对世系,她老公的祖父叫陈敏昭,好半天才查得是老三房世系。接上世系后,便填她一家三口的资料。填罢,侯爱先问:“要多少钱?”
“男丁每人三十元,女丁十五,因你车祸受伤,免费一人,共六十元。”
“等几天老公再给你钱好吗?”
“好吧。你在车祸中受的伤能好吗?”
侯爱先坚定地点了点头。我于是祝她早日康复,然后打道回府。临走,要她尽快交费入谱,侯爱先肯定地连连点头。
回到家,发现一个邮寄包裹放在“义门堂”堂号下,打开一看,大喜,原来江西义门总部就将统修族谱清样寄来了。一同发过来的,还有上次会长交上去的全部采丁表。
打开清样一看,发现是男女平等谱,儿子上谱,女儿女婿出嫁女儿女婿也全部录入了谱中。
此时父亲来了,说;“明天会长来拿清样,你和我去陈昔明家吃酒。”
“会长何时来?”
“不知道。”
正月初六七点十分,我即带上父亲去陈昔明家,骑车不过三十分钟,便到了。却见是陈昔明的儿子今天结婚,贺客盈门,颂歌盈耳。
因担心会长来我家来拿清样时没人接待,我马上又赶回家中。
到得家,恰好看见会长陈集治在和我母亲说什么,他正塞给我妈妈一百元人民币。我连说不要,但妈妈收下了。
将族谱清样交给会长后,大舅给我们拜年来了。会长则说要走。
“我带你回家吧。”
“好。”于是会长坐上我的摩托车一起回他家。到得大龙坪村,会长说去陈昔明家。
和会长到得陈昔明家,我问:“我父亲呢?”
陈昔明道:“他去附近采丁去了。”
于是我坐下喝茶磕瓜子。会长则找陈昔明核对世系。一会儿,父亲回来了,吃饭后,我又带会长回家。
“我送会长回来再接你回去。”
“好,陈昔明说赞助一千元。你去了就来。”
送会长回来,父亲说:“陈昔明的儿子去街上了,打电话给他了,他一会儿就回来。”
约二十来分钟,陈昔明的儿子陈巍回来了,于是我便给他们照全家福。
照好全家福,再核对好全家福上的姓名,陈昔明当即赞助谱局一千元人民币。我开好收据交给他,表扬他后,说一定将他的全家福入谱,交说将于七八天后在陈氏乐园网公布他的赞助情况。
正月初七上午,淅淅沥沥,天上下起了雨。我带父母给大舅、二舅、么舅等人拜年。在大舅家吃罢早饭,我要父母在舅舅家玩,自己则回家休息一会后,便去高枧峪采丁。
到得一户人家,得知姓陈,于是进屋采丁。
老板说他父亲叫陈敏厚。在老三房世系里(因这一带大多是老三房的)找到陈敏厚的名字,老板说不是的。
“请问你是几房?”
“我是老二房的。”
拿出老二房族谱清样,那上面不仅有陈敏厚的世系,连他2010年生的重重孙子的世系也都有——却原来采丁员早就采丁入谱了。
“附近还有哪些人没有采丁?”
“隔壁就没有采。”
“他是几房,有几个人?”
“也是老二房,爸爸死了,只有娘儿俩。”
“没结婚吗?”
“离婚了,没生。”
“他有兄弟吗?”
“有一个哥哥,在山下住,生有一儿一女。”
“这可以啊。我去找他们吧。”
到得隔壁,儿子说不入谱,我讲了一通道理,儿子不为所动。我只得准备走。儿子娘要我吃饭了再走。
“大家都入谱了,清样也出来了,希望你们交费入谱为盼。”
儿子母亲答应入谱,于是我又返回火炕等着采丁。
约十分钟后,儿子母亲递给我一张纸条,上写:
对不起,请你18号再来。
“是正月18还是国历18?”
“是国历18号。”
“那好吧,我18号再来。希望将你两个儿子一块入谱,共六口人,人口费计105元,希望一次结清入谱。”
儿子母亲同意了。于是我继续上山采丁,到得陈纯快家,和他核对了一下清样、改正了一下错误之后,问他附近还有人没有入谱否?陈纯快说他家上头有户人家和他是叔伯关系,可能没入谱。我便按他指点而去。到得目的地,却发现是主动上我家交费采丁的陈敏伦。和他核对清样之后,我要求他关注一下附近有无没有入谱的宗亲,就往回转。
正月初八,天又下起了雨,还夹着雪粒。
陈兆奎上交的两张采丁表都没有交费,我便找到他,说想将人口费收上来,陈兆奎表示支持,说一过大龙坪大桥便是他家。
“你是陈敏棉吗?”
“我是敏学。”
说明来意,陈敏学说:“我打电话看他搞不搞。”
“好。”
陈敏学于是摆弄手机,好一会才打通。
“修谱,搞不搞?”
“不搞。”手机说。于是陈敏学合上手机,说:“我儿子说不搞谱书,请你走吧。”
隔壁主人不在家,女主人道:“我要是不搞这个谱书,我以后死了,那边是不是不收我了?”说罢狂笑不止。
我先要她放正经点。然后正色道:“你不搞这个谱书,这边都不要你,那边有灵,是要下油锅的。”正说着,陈敏地来了,我忙招呼他,并拿出族谱清样请他核对。他倒没挑出他的资料的错误,但却说陈兆器的父亲不是陈敏满,没有陈敏满这个人。我只得找来采丁表,发现陈兆器的父亲是陈敏克,是江西谱局搞错了。
先前女主人看见陈敏地入了谱,表情有了松动,我正想劝他一家入谱,现在陈敏地一指出清样错误,女主人立即嘲笑起来,陈敏地更是不依不饶,说我是干什么吃的,谱书上错误百出。
我只得说是这是清样,是一校,还要二校,三校,最后才出谱。但凡修谱都错误难免,请他原谅,但陈敏地不依不饶,对我又拉又扯的。女主人的媳妇(好好象是女儿)则说谱书上陈兆朋的老婆也录错了,不是唐彩云,唐彩云是他妈妈,陈兆朋的老婆是覃辉容。
陈敏地一听,嘲笑我更来了劲。我只得请他原谅,陈敏地嘲笑了我好一会才罢了。几个说来说去,我顺口问陈敏地的儿子陈兆森几时结婚给他生个大胖孙子。
陈敏地则说他女儿巳给他生了孙子,他有儿有女有孙子。
我则说他儿子给他生的孙子才是真命孙子。女儿生是的外孙。
“什么外孙,胡说八道。”
“外孙外孙,顾名思义,就是外人、外族的孙子。”
陈敏地说我没有搞明白。搞错了。
“铭记祖训:凡赘婿及养异姓乱宗支者,同族攻之。”我正色道。
 陈敏地不依,又对我又拉又扯的,嚷道:“陈敏田为什么没有入谱,要是陈敏田不入谱,我陈敏地也不入谱,退钱。”并做出九十元人口费的手势,接着对我拉拉扯扯的。
我要他向陈纯丽学习,陈纯丽有四儿三孙,家大业大。如果我族有一百个陈纯丽,我族将是如何兴旺发达。还说修谱成功了,将建议会长从捐款中拿出一千元来,用来表扬陈纯丽之类的多子多福族亲,十大房每房奖励一户,颁发奖状、每户一百元奖金。但陈敏地就是不听,只管闹事。
天阴沉沉地,风吹在脸上,传来一阵阵寒意。
陈敏田家我去年就去采过丁,没收到人口费,因他只有一个女儿,接唐植海上门为婿,生有两个孙子。因此,我就不愿再找他,而今为了修谱成功,只得二上陈敏田家。
“陈敏田呢?”
“打麻将去了。”陈敏田老婆朱群仙说。
此时,陈敏田的女儿陈兆霞、女婿唐植海骑摩托来了。
“要多少钱?”
“150元。”
“你找他吧。”陈兆霞说。
唐植海正在外面和人有说有笑。
“你丈人呢?”
“他在外边湾里打牌。”
于是我骑车去外边找。行不多远,正遇陈敏田和陈敏地。
“族谱清样出来了,敏地入谱了,而且没有错误。”
“那我的名字呢?”
“你没有交钱,所以没有。”
“给我入谱,要多少钱?”
“150元”
陈敏田掏出200元,我找给他五十,然后拿出采丁表请他核对。
陈敏田要我将他女婿唐植海改为陈兆海,并将唐植海的儿子前边加上陈字。我答应了。
陈敏地这才不闹了。而我的心则在隐隐作痛。






    ● 中华义门陈回归庄联谊总会(地址:湖北省浠水县汪岗镇陈庙河村)●

    ● 会长:陈定海 手机18907168123  陈氏乐园网 站长:陈得亲| 站务交谈 | ●

Copyright ©2017    陈氏乐园网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7 Lingd.Net.粤ICP备16125321号 -4